第九百六十九章 聊天。

    當鄭飛躍說自己才是東岸最不穩定因素時,劉青峰覺得他在開玩笑。

    但鄭飛躍沒開玩笑。

    今日他心情不爽快,也想找人說說話,劉青峰確實是個不錯的聊天對象:“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我這數年來,一路高歌猛進,甚至能和七大宗門叫板,看似混的風生水起,實際上呢,都是一步一個血印走出來的。

    猶記得剛來桑鬼城時,人生地不熟,我們兄弟七個窮的叮當響,連頓飯錢都湊不夠。

    要想在這人吃人的東岸立足,特別是對于我們這些外來者而言,總得有個安身立命的東西。

    劉青峰自然知道他口中安身立命的東西是什么,道:“仙網!”

    “不錯,仙網是個很好的項目,我對它的發展前景有絕對信心,事實也正是如此,但仙網的發展過程也充滿了坎坷。”

    說到這里,鄭飛躍臉上浮現出感慨之色:“猶記得剛開仙吧那會兒,飛尸教和五鬼門想敲我的竹杠,然后被我殺的人頭滾滾,連天鬼都驚動了。”

    劉青峰:“此事我聽叔叔提起過,說你利用手中的仙網,使得七大宗門自相殘殺,連那時尚未出世的魔器宗都被你拖下了水。”

    提起這事,劉青峰心里還是敬佩的。

    因為換位思考下,若是劉青峰自己處于當時一窮二白的情況下,被兩個傳承大宗門聯手打壓,那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鄭飛躍想到的破局手段,雖不算奇招,卻是對癥下藥。

    鄭飛躍笑道:“其實也有機緣巧合的成分,我和老王有些淵源,再加上氣味相投,他便為我和邪神宗牽線搭橋,算是當了我一段時間的靠山。”

    “竟有此事?”

    劉青峰大為驚奇,他萬萬沒想到,如今和鄭飛躍勢如水火的邪神宗,竟然做過這個飛躍的靠山。

    鄭飛躍:“其實說起來,因為老王的緣故,我和邪神宗的關系其實不錯。

    只不過,也正因為老王,我招惹了一名勁敵!”

    劉青峰意動:“王小花?”

    “不錯!”

    鄭飛躍點頭,絲毫不掩飾眼神中的鄙夷,“有娘生沒爹疼的雜種,拿叛逆當個性,若沒有父母余威早成為臭水溝里的一具腐尸、卻還整日將自立自強掛在嘴邊的大傻逼。”

    劉青峰無語傾聽,心想鄭城主不僅心狠,嘴巴也毒。

    鄭飛躍罵夠了,突然“嗨”了一聲,道:“但就是這么個孤兒,老王卻對他喜愛有加,還收他為義子。

    就是這么個連親爹都不正眼瞧的傻逼玩意,卻是黏糊老王厲害,我倆矛盾的也因此而來。”

    劉青峰靜靜聽著,他能感受到鄭飛躍話語中的嫉妒,也從側面發映出,鄭飛躍對王不易前輩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他被這倆人的恩怨情仇完全吸引住了,不敢輕易開口,靜待下文。

    鄭飛躍道:“王小花就是個孤兒,他認為我奪了他的‘父愛,’所以剛見面就想殺了我。

    但他不知道的是,我也想殺了他。”

    “結果呢?”

    劉青峰忍不住問道。

    其實結果顯而易見,鄭飛躍和王小花的恩怨情仇絕不止于此,所謂的第一次見面不過開胃菜,后面更加精彩。

    但劉青峰還是問了出來,這就是故事的魅力所在。

    鄭飛躍露出得意的笑容:“結果顯而易見,我不過略施小計,便砍了那小子一條胳膊,若非老王攔著,我非把他扒皮抽筋不可。”

    “厲害!”

    劉青峰豎起大拇指,換做其他人,要說將邪神的親兒子扒皮抽筋,他是一萬個不相信,但如果將這個人換做鄭城主,劉青峰信!他若對眼前這個男人沒信心,也不至于跑來東岸“拜把子。”

    鄭飛躍繼續道:“也正因為我和王小花的仇恨,才有了后來的合道境下第一人之爭,還有仙女峰之戰。

    特別是仙女峰之戰,七大宗門損失慘重,盡管如此,我和邪神的恩怨依舊沒有解決。”

    說到這里,鄭飛躍停了下來,劉青峰卻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目光。

    鄭飛躍隨手揪住起一根青草,將青草根莖放在嘴巴叼著,道:“說了這么多,想來你也應該明白了,自從我來到桑鬼城,這東岸就沒太平過。

    邪神是東岸的標桿性人物,如今我和他恩怨未了,以后的日子也不會太平。

    你叔叔是管東岸這塊的,于公于私,都不會放任東岸這么亂下去。

    邪神背后站著邪神宗,豈是說動就能動的?

    既然如此,便只有動我嘍。”

    一番剖析下來,劉青峰啞口無言。

    鄭飛躍吐出嘴里的青草,以過來人的語氣道:“小伙子,考慮問題不僅要從戰術的層面來考慮,更要從戰略的層面來考慮。”

    劉青峰雖然聽不懂“戰術”和“戰略”都是什么意思,但他大概明白鄭飛躍的意思,緊接著卻是憂愁起來:自己要跟著鄭飛躍學本事,叔叔卻要殺鄭飛躍,這該如何自處?

    想到這里,他不禁滿心惆悵地糾結起來。

    情緒這玩意是此消彼長的。

    鄭飛躍見劉青峰眼神波動不定、一副進退兩難的樣子,莫名地心情暢快許多,之前的煩心事經過一番交談后也淡了很多。

    他瞇起眼睛,迎著天上的暖陽,懶洋洋道:“說了這么多,你還要跟我學東西嗎?”

    “這……”劉青峰左右為難。

    他雖然不是那種被傳統束縛的迂腐之輩,但事關立場問題,真要仔細衡量一番。

    鄭飛躍:“沒關系,慢慢想,”語畢,他站起身,背著陽光朝桑鬼城走去。

    獨留劉青峰待在虎頭坡之上,內心激烈地掙扎著、權衡著利弊,直到太陽下山,這一位跺跺腳,自顧自回了城。

    ……次日清晨。

    鄭飛躍尚未從修煉中清醒,突然聽到有人在咣咣咣敲門。

    “大清早的,誰那么缺德?”

    鄭飛躍不情愿地打開門。

    劉青峰戳在門外,臉上掛倆黑眼光,顯然是一夜沒睡:“鄭城主,我想了一晚上,終于想明白了:我叔是我叔,我是我!你是有真本事的人,能跟你能學東西,比什么都重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是系統管理員969》,方便以后閱讀我是系統管理員第九百六十九章 聊天。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是系統管理員969并對我是系統管理員第九百六十九章 聊天。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我是系統管理員969。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北京麻将下载免费的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 广东11选5助手安 卡五星赢钱技巧口诀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中 长春麻将怎么玩 龙江体彩11选五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今天 一天能赚20的app 斗牛棋牌游戏平台 东北麻将技巧必胜 上海11选五每天多少期 七位数开奖结果今晚 北京11选5中奖查询 基金看不见资产配置 正宗长沙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