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章 神了!剑痴高王人是个人才啊!

    花独秀觉得这屋待不下去了。

    官府的动作?#20154;?#24819;象中还要快,要快的多。

    不久前他还在跟总督府大总管谈判,回头大会常委会就开完了,三位家老就来找他谈?#21834;?br />
    而且总督府传出来的意思,?#20154;?#35201;求的要多得多。

    花独秀立刻找到沈利嘉,一通耳语?#25165;牛?#20877;三嘱咐要隐蔽行事,然后朝官营赌场奔去。

    不知道是花独秀面子大,还是他百万两巨款面子大,总之,他提出的要求大总管口?#21453;?#24212;了。

    花独秀猜想既然他们能做到广邀漠北豪门领袖,那么?#25165;?#19968;下?#37027;?#23545;决顺序应该也没什么难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另一个大金主,铁王庙势力有没有提出一些条件。

    毕竟,他们的财力也很强。

    花独秀掐指算啊算,觉得铁王庙目的是夺取冠军,是在漠北扬名,顺道再?#22868;?#20010;纪宗弟子立威,大概不会在乎在哪个环节遇上哪个对手吧?

    反正都是干。

    不像他们纪宗,非得把复仇之战?#25165;?#22312;决赛的赛场上。

    瞅瞅,这就是气度,纪宗比之铁王庙,终究是气弱了些。?#35805;?#27861;,人家是来装批的,纪宗是来?#19968;?#20002;掉的面子的,站的高度就不同。

    再者,铁王庙在漠北界毕竟是?#38470;?#21183;力,总督府大概不会把调整名单如此重大的事告知铁王庙。

    毕竟,帝国?#39318;?#27492;番北来,目标在谁还不好说呢。

    折腾到临近子时才忙完,花少爷躺在床上闭眼休息。

    回想这一天的前前后后,花少爷感觉似乎有一只大手在眼界之外做着一些小动作。

    至于这些动作跟自己的关系?

    似乎不是很大。

    或者说,比较有限。

    发生的这一切应该是关乎到天下九界的一些纷争,动乱,以及势力碰撞整合。

    但是花少爷手里掌握的信息太少,根本琢磨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打个哈欠,懒洋洋睡去。

    只要跟他?#36824;?#31995;,他才懒得多想,没头绪正好,省脑细胞了。

    花少爷睡了,整个沙之城却沸腾起来。

    街上一支支马队纵横驰骋,一间间客栈的房门被敲开,震惊,不安,喜悦,赞同,各种表情出现在不同人的脸上。

    然后,不论他们是否愿意,总督府的意志无比强硬,必须执?#23567;?br />
    并且武道大会常委会已经讨论通过,以总督府和武道大会常委会联袂发出的广邀豪杰的通告,谁也无法抗拒。

    大庆一甲子庆典势在必?#23567;?br />
    如果变成一只苍鹰从天空向下俯视,就会发现今夜的沙之?#27424;?#22806;明亮。

    火把点的比往常多了数倍,而且四座城门全都打开,密集的马队离城,沿着官道朝四面八方离去。

    数日后,整个漠北界无数?#25490;?#30340;重量级人物都会被调动起来,陆陆续续汇聚到沙之城。

    总督府给的时间节点,就是决赛之前必须赶到。

    时间来得?#21834;?br />
    次日一早,军队比武场再次人山人海,两万多观众把看台上下挤的满满当当。

    今天,是半决赛的日子。

    不出意外的话,赛程应当是上午一场,下午一场。

    花独秀跟高王人在看台下静静等待,第一个进入决赛的人,将从他俩之间产生。

    但花独秀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23567;?br />
    因为他知道,这场比赛打不成了。

    今天比赛的主角,应当是鲍一豹和高剑东。

    外面,大将军谢立亭还在?#19981;埃?#22823;谈武道大会创立以来?#38405;蔽?#26519;的推动助益,对社会和谐发展的巨大?#27605;祝?#31616;直就是声泪俱下,令人感?#22330;?br />
    ?#27604;唬?#20182;的主要目的是烘托一甲子庆典的重大意义。

    外面讲的天花乱坠,台下花独秀和高王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花独秀说:“人弟,你啥时候偷学的我的剑招?”

    高王人傻笑道:“你说哪个啊?”

    花独秀说:“就是‘一剑西来,东方不亮’那招啊。”

    高王人想了想,恍然大悟说:“喔!就是你上次跟我打架用的那招?”

    花独秀点头:“对对,就是那?#23567;?#25105;就使了一次,还没头没尾的,没想到你全记住了,还学到了,小样,脑袋很聪明啊?”

    高王人挠头傻笑:“真的吗?我很聪明吗?”

    花独秀说:“是很聪明,不过你若是跟我比啊,还差很多。”

    高王人傻笑不语。

    花独秀说:“你的剑意很厉害,但是还有局限性。人弟,你知道你的局限性在哪吗?”

    高王人摇摇头。

    花独秀暗道,其实我也不知?#39304;?br />
    但是这场架打不成,我没法在比武场上赢你,气势上一定要赢你。

    大家都是练剑的,我花独秀可是“百万剑仙?#20445;?#24590;么也要比你强一点才行吧?

    花独秀假装成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捋着青雉的下巴说:

    “这剑呐,不在手里,而是在心上。”

    “人弟,你看你,手里一旦没有剑,你立刻就没了自信,这怎么行?作为一个剑客,要心中有剑,手里拿什么都是剑,拿什么都是最厉害的剑客,这才算懂剑。”

    高王人似懂非懂,直勾勾看着花独秀。

    花独秀取出自己的小红剑,说道:

    “你看,我的剑就是一根小?#31455;鰨?#19981;是精钢打制,甚至都不算是一把剑,但这一点都不妨碍我成为人人敬仰的‘百万剑仙’。人弟,你懂我的意思吗?”

    高王人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花独秀不知道他到底懂没懂自己在说什么,反正懂不懂也无所?#21073;?#22240;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只是觉得高王人是个练剑的胚子,人虽然傻了点,但一点不坏,让人生不出讨厌感来。

    所以,花少爷愿意跟他聊几句。

    还得把自己“百万剑仙”的优越感聊出来,虽然花少爷不在乎虚名,但大家都是练剑的,他怎么也不想输给高王人。

    花独秀说:“那我问你,如果把你裤腰带上的匕首全丢掉,你手里的宝剑也丢掉,你还能跟人打架吗?”

    高王人一慌,紧张道:“那,那怎么打?”

    花独秀笑道:“那我给你一根草呢?”

    说着,花独秀真的不知?#26469;?#21738;里变出一根狗尾巴草来,头上毛茸茸,下面一根细杆那种。

    他把狗尾巴草递给高王人:“这是你的剑吗?”

    高王人眼中忽然有奇异的光芒透出,他直勾勾看着手中的狗尾巴草,一言不发。

    微风吹拂,狗尾巴草在高王人手中轻轻摇动,甚是可爱。

    花独秀觉得这个小傻子挺有趣,又轻轻把他手里的狗尾巴草揪出来,丢掉:

    “现在呢,你的剑呢?”

    高王人的双眼忽?#36824;?#33426;大盛,他看着空无一物的自己的右手,浑身忍不住都在颤抖。

    花独秀暗道,坏了,这小傻子要发病。

    完犊子,真是偷鸡不成蚀把?#20303;?br />
    本来想点拨他两句,让他后面跟铁男好好打一架的,结果把他忽悠出毛病来了。

    隔壁吴老二啊?

    这就?#38480;?#20102;。

    正犹豫要不要叫人来给他看看,高王人举在面前的右手忽?#35805;坠?#19968;闪,一道清白色的?#24050;?#30127;狂涌出!

    像是手掌的自然延伸,这道白色气焰薄薄的,扁扁的,但却有两尺多长,十分吓人。

    花独秀吓得倒退一?#21073;?#24778;道:“人弟,你,你这是什么情况?!”

    高王人喜道:“我的剑,我的剑!”

    他小手猛的一挥,手掌冒出的?#22368;?#31455;?#35805;?#26049;边的石砖辟出一个深深的剑痕!

    花独秀惊呆了。

    这肯定是外放的剑气。

    错不了,“剑气外放?#26412;?#30028;就是这?#20013;?#26524;。

    但大多数人只能把剑气覆盖在手上,或者兵刃上,?#29992;?#35265;过能把剑气射出两尺多远的,而?#19968;?#33021;一?#21271;?#25345;住这个状态,就像是手里真的有一把“剑”一样。

    花独秀感觉他无意间给高王人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同时,他也给自己打开了一道大门。

    机不可失,花独秀立刻双眼凝出特别力量,无限把高王人的动作,呼吸,眼神,手势等通通看慢,然后大脑飞速运转,分析他使出如此剑气的根?#27492;?#22312;。

    只是可惜,短短几息功夫后,高王人手中的无形剑消失不见。

    而且高王人还累的不轻,额头都渗出一层细汗。

    他一把抱住花独秀,欢喜道:

    “你厉害,你厉害!你教我练剑!”

    花独秀无语道:“大哥,你教我练剑还差不多,你这简直就是神了!”

    二人在台下闹腾,外面人谁也没有注意,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比武场的主席台上。

    那里,谢立亭的?#19981;?#24050;经进入尾声。

    一甲子庆典的事已经说完,他现在在讲武道大会的规则是多么的神圣不可侵犯。

    花独秀暗道:还好昨晚让嘉嘉通知毛茅羽,如果他不跑,今天可就惨了,正好被拿来祭旗。

    我这是救了他一命啊?小样,下次再见面一定让他送我一套机甲,就算是报答今?#31449;让?#20043;恩吧!

    不错,不错。

    果然,谢立亭忽然痛心疾首的喊道:“海潮帮门徒毛茅羽,假立名字,篡?#21738;?#40836;,严重践踏武道大会规则!”

    花独秀暗笑,践踏你妹啊,人家都跑了,你还在这马后炮。

    只听外面谢立亭紧接着大喊:“来人,把毛茅羽给我拿下!”

    花独秀一惊。

    拿下?

    嘉嘉昨晚回来说毛茅羽答应连夜?#20248;埽?#29616;在叫人拿下,拿下什么?

    拿下他碎成一地的茅草么?

    难不成……

    花独秀忽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来,他一把推开高王人,快速朝外面跑去。

    高王人赶紧追了上来,嘴里还喊着:“教我教我……”

    瞬间跑到太阳下,花独秀转头一看,卧槽!

    毛茅羽正在猖狂大笑,昨晚根本就没逃!

    他就在北看台上呢!

    随?#21028;?#31435;亭大手一挥,本就团团围着北看台的上百个精锐武士立刻刀剑出鞘,联手抓捕毛茅羽。

    毛茅羽大概是连夜?#29616;?#20986;一件新的蓑衣,此刻的他仍旧是整个人都裹在茅草之中,头上戴着大号的斗?#25671;?br />
    他双臂一扬,猛?#35805;?#20004;个木箱朝前方丢去。

    卧槽!

    北看台的观众,要么是官府大?#20445;?#35201;么是顶尖?#25490;?#30340;高手大佬,眼见木箱朝自己飞来,大伙不约而同的飞身跳起,跟抢钱一样朝四面八方扑去。

    这玩意里面满是黑/火药,会爆炸的。

    大家都亲眼见过的。

    果然,木箱还没落地,双双轰然爆炸。

    以爆炸点为中心,半径一丈内的椅子架子,不论木头还是铁做的,全被炸的面目全非,一片狼藉。

    这威力远胜先前被沈利嘉踢爆的那只木箱,显然昨晚得到消息后,毛茅羽立?#35848;脑?#20102;他这两个木箱,装进去更多黑/火药。

    毛茅羽借着爆炸威力猖狂大叫,神态嚣张到了极点:

    “爆炸,爆炸!最完美的艺术,最巅峰的创造!”

    “炸碎一切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19981;?请把《我真不是剑仙205》,方便以后阅读我真不是剑仙第二零五章 神了!剑痴高王人是个人才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真不是剑仙205并对我真不是剑仙第二零五章 神了!剑痴高王人是个人才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我真不是剑仙205。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