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求佛不如求我43

    明淵過世不過幾年,馮家卻每況愈下,風骨不再。

    馮老夫人眼『露』悲愴,卻是在看見馮茂奇時,和緩了下來。

    蓉香所說不錯,馮家還有一棵好苗子,還有希望。

    馮老夫人難過的心情得以慰藉,中氣十足的將馮家三房,從大到小都訓斥了一遍。

    當然,也包括了馮茂奇。

    若是此時遺漏了他,顯得太過特殊,這孩子怕是要被自家人排擠。

    馮老夫人可不想自己唯一看中的好苗子,為此變得偏激。

    不過,在所有人都被她訓斥了一番后,她便走到了馮茂奇面前,伸手領了人直接回了屋。

    只留給眾人一句話做結“茂奇這孩子最像明淵,即日起,便由老身親自教導。”

    此話一出,馮家眾人神『色』都相當古怪。

    馮茂奇是大房最小的孩子,馮程聞聽母親要親自教導自家兒子,這是一種看重。

    他自然是高興的。

    但馮程的妻子錢氏卻頗有意見。

    她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要被婆婆強硬搶走,她并非不舍而是不甘心。

    這個兒子,她并不喜歡,『性』子也不知隨了誰,傻不拉唧的。

    無論她怎么教導,就是不開竅。

    本來,最小的兒子,應該是最為得寵的。

    但因馮茂奇的『性』子,惹了親娘的不喜,這『性』子在馮家一窩子當中,就顯得更加特立獨行。

    這會兒,馮老夫人一句“茂奇最像明淵”,簡直刺激了錢氏脆弱的小心臟。

    想到那個處處看不上自己的古板老頭兒,再想到日后自己的親兒子要隔代隨了那個死老頭子,錢氏心中就一陣陣的不舒服。

    錢氏急得眼珠兒『亂』轉,也沒能想出辦法,正想指望一下丈夫也強硬一回,拿出長房長子的架勢來。

    可一見馮程那雙笑瞇了的眼睛,她就氣不打一處來,心也同時涼了半截。

    她怎么就忘了,那死老頭子固有千般不好,讓她再怎么看不上眼,也是丈夫的父親。

    是馮家的頂梁柱,帶著馮家榮耀過數十年。

    丈夫曾以其父為傲,她又怎能指望他把兒子奪回來?

    錢氏心中悲憤,有苦難言,扭頭回屋抹眼淚去了。

    馮萬里對此無所謂,但因為長春丹,卻讓他記恨上了自家老娘。

    這會兒聽見老娘如此說,他張嘴就嘀咕了句“這是想老頭子想瘋了吧。”

    馮志遠斜了他一眼,沒有理會。

    這個爹,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點。

    若非有這樣一個不著調的親爹,他哪里需要如此努力,自行謀劃?

    也許,早年他就會被祖母養在膝下,獨占馮家一切資源了。

    趙氏聽著丈夫的話,眼神閃爍,熠熠生輝。

    若是夜云嵐在此,一眼便能看出,那是她娘親常說的八卦之光。

    趙氏這會兒,定然沒有往好的方面想。

    尤其馮老夫人如今一下子年輕了三十來歲,顯得比她還年輕,還有味道呢。

    她眼瞎嫁給了馮萬里,這輩子『操』不夠的心,磨不碎的嘴。

    整日里不是吵架,動手,算計,就是坐地上撒潑。

    她的花容月貌,早在這樣糟心的日子里磨沒了。

    趙氏此時心中再度算計了起來,就想著能多聽點兒爆料,她編排起來,也能有模有樣。

    就算沒有,單憑死老太婆那一句話,加上自家死男人的嘀咕,也夠她腦補出一場狗血大戲了。

    馮儒海眼中布滿了陰鷙。

    曾經,母親常說他最像父親,父親也是因此最為喜愛于他。

    哪怕他身體成了這個樣子,父母對他依舊偏愛。

    他也正是占著這份偏愛,才在馮府站住了腳。

    四房日子過得低調,看起來平平,實際卻是最為滋潤的。

    不然,先前在柳府,看見馮老夫人服『藥』后的奇效。他也不會那么有把握,能夠靠母親的憐憫與疼愛,算計她主動割肉給他了。

    可現在,母親心里有了新寵,讓他感到了十分威脅。

    不,他決不允許自己的地位下跌,甚至是被取代。

    馮儒海垂下了眸子,眸底暗沉一片。

    于氏悶不吭聲,她一直如此,什么都有丈夫算計,她只要言聽計從便可過上舒坦的小日子。

    但她眼波輕顫,可見心底并沒有表面這般平靜。

    就在剛剛母親說完那句話,帶著馮茂奇離去后,于氏便偷偷觀察了下丈夫的神『色』。

    她對馮儒海的細微表情都了如指掌。

    一見他臉『色』暗沉,嘴角緊繃。

    于氏就已經繃緊了背皮,下意識『摸』了『摸』手臂。

    若是沒有衣衫遮擋,便能看到,那里滿是傷疤。

    新傷疊舊傷。

    顯然常年被虐打。

    于氏心中悲嘆,今夜怕是又免不了要被丈夫毒打一頓,用以發泄他心中的怒火了。

    馮家眾人心思各異。

    馮志遠心中的不甘,讓他的眼神,在這一家子人身上轉來轉去。

    這么一看,他心中有了數,嘴角也似笑非笑的勾了起來。

    未來的馮家,注定不會太太平平的。

    這些,夜云嵐沒有親眼所見,卻是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馮家眾人的嘴臉,她早就不動聲『色』的看在了眼中。

    故而,她眼珠一轉,傳音柳子墨,才有了兄妹倆一齊出手,幫助馮老夫人的一幕。

    當然,長春丹的出現,是在夜云嵐的意料之外的。

    也可以說,是意外之喜。

    馮家『亂』成一鍋粥,各懷鬼胎時。

    蓉香院這邊,一家子吃飽喝足了,柳子言出于好奇,詢問起了他們五個子女,都送了老爹什么生辰禮?

    柳丞相這會兒好似因為心情不錯,大手一揮,讓春夏秋冬四人去將他私藏下來的壽禮,都給拿到了蓉香院。

    桌子被收拾干凈后,大大小小的盒子,就這么鋪滿了桌面。

    柳丞相興致高昂的依次拆開了禮盒。

    第一只盒子里面,裝著的是一株白玉『色』如同蘭花草的植株。

    正是柳子墨送的長春草。

    長春草,便是煉制長春丹的主『藥』材。

    也正因為有它,柳子墨才那般篤定。妹妹只要學成,會煉制長春丹了,就能給娘親煉制一顆出來。

    長春丹難得,一爐也就只能出一顆。

    所用的長春草十分珍貴,目前皇宮寶『藥』庫內,也僅有三株而已。

    柳丞相看著那一株長春草,眼睛一瞇,嘴角勾起,顯然很滿意。

    “這株長春草送得深得我心。將來等蓉兒學有所成,就用此草,給你娘也煉制一顆長春丹。”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千穿歷凡劫43》,方便以后閱讀千穿歷凡劫第四十三章 求佛不如求我43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千穿歷凡劫43并對千穿歷凡劫第四十三章 求佛不如求我43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千穿歷凡劫43。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股票趋势突破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股票怎么玩短线 九游棋牌大厅手机版 …? 吉林科乐麻将客服电话 南国彩票七星彩 7位数预测乐乐 波叔一波中特图平台 000028股票行情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追光娱乐旧版 天津泳坛夺金玩法 吉林科乐麻将客服电话 投11选5分分钟变土豪 北单比分直播最快最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