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求佛不如求我19

    馮程打算先回去,等馮家來人再從長計議。

    馮志遠因為心中的不甘,跟著馮程回轉后,隔三差五的就會往柳家送東西,聲稱是給柳蓉香壓驚的。

    可惜,有了尸梅一事后,無論他送來的東西看著多無害,也沒有一樣能夠送到蓉香院。

    柳丞相老早就吩咐了,但凡馮家送來的東西,全都單獨放在一處。

    為此,大管家還忙著又新辟了一處小庫房出來,專門收斂那些東西。

    等到柳丞相下朝,閑來無事時,就會拉著柳子竹去挨個檢查那些東西。

    想看看馮志遠是否又動了什么歪心思,算計他們的寶貝疙瘩。

    也不知馮志遠是學精了,還是預料到了東西到不了香表妹的手里。

    他送來的無論吃的玩的,表面看著都再沒出過問題。

    沒有毒『性』,也都是無害之物。

    柳丞相看著那些不值錢的東西冷笑“拿這么些破爛貨,就想哄住蓉兒?打發叫花子呢?”

    因為不屑,也因為生氣,柳丞相袖子一揮,無意打翻了一盤點心。

    點心落地,“啪啪”摔碎間,內里卻『露』出了乾坤來。

    柳子竹眼尖,一眼看到便撿起一塊。

    抖落掉糕點,拿出里面的小紙條。

    柳子竹才拿出紙條,還來不及翻開查看,就被心急的柳丞相一把奪了過去。

    柳子竹抬眼,下意識想搶,卻看到了他爹黑如鍋底的面『色』,一時沒敢再伸手。

    想著地上還有,他只好再蹲身,將地上的紙條挨個扒拉了出來,然后一張一張的打開,疊在一起。

    在疊放的過程中,紙條上的內容,也就被他看了個清楚。

    柳子竹的面『色』也黑了。

    “豈有此理!竟然敢寫一些『淫』詞艷曲送來,欲要污我妹妹的眼睛!”

    “這個馮志遠,忒不要臉皮。”

    柳子竹憤怒的起身,手中的紙條再次被柳丞相奪了過去。

    柳子竹也順便瞥眼,看到了他爹手中那一張紙條上的字“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小小的紙條,不過巴掌大小,馮志遠卻用極小的小篆體寫了這么一首《關雎》來諂媚,討好他妹妹。

    這心思哪里還有半點隱藏?

    柳子竹覺得,這事兒不能就他和老爹知曉,他一會兒就通知哥幾個知道去。

    同時,柳子竹已經在考慮。

    要不要套麻袋,神不知鬼不覺暴揍馮志遠一頓,揍完再給他扎上兩針?

    禍害完柳家,想方設法的害他妹妹,現在還想再接近他妹妹?

    呵呵。

    他以為自己是皇帝么?

    還是覺得柳家真的那么好惹?

    柳子竹嘴角一勾,一抹冷笑就這么掛在了臉上,毫不遮掩。

    柳丞相看完剩下的紙條,跟自家兒子想法基本相同。

    甚至于父子倆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樣的。

    柳丞相將紙條緊緊攥在手中,盯著剩余那些小物件,眼神都是陰森森的。

    “還以為那臭小子轉『性』子了,呵呵。”

    “真是高看了他。”

    “拆!把這些都拆了,看看這里面還有多少貓膩。”

    柳子竹被提醒,趕忙上前,跟柳丞相一起拆剩下的賠禮。

    這里面的東西,父子倆都不想讓旁人知曉。

    哪怕是身邊的心腹。

    故而,父子倆沒有假手他人,而是親自上陣,把馮志遠送來的賠禮挨個拆的稀碎。

    果然,每份禮物里面,都有那么個小機關。

    小機關里面搜出了各種各樣的小紙條,沒有例外的,每張小紙條上,都是一首酸詩。

    雅俗皆有,也有比較『露』骨的,也就是柳子竹所說的『淫』詞艷曲。

    那的確是真正的『淫』詞艷曲,都是風月場所調戲女支子們的玩意兒。

    可馮志遠就是將這種東西,寫出來想要送給柳蓉香。

    看著那被翻出來的一堆紙條,柳丞相父子倆這會兒都想提刀去砍人了。

    柳丞相本想將紙條全部撕毀。

    在恨恨動手之前,他做了幾個深呼吸,最后還是留下了那些紙條。

    這些可都是馮志遠調戲他女兒的證據。

    不能毀。

    柳丞相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身殺意壓制了下去。

    他可是多年不曾這般暴躁了。

    眾大臣但凡提到柳丞相,嘴上不說,心里想的都基本相同。

    那就是一只看不出喜怒,極難對付極難討好的老狐貍。

    可就是這么個養氣功夫幾乎登峰造極之人,卻是只要一遇上跟寶貝女兒有關的事兒,瞬間就會變成一條噴火暴龍。

    比北荒的兇獸還要可怕。

    別說是柳丞相,柳家大房因為柳丞相的影響,整體風氣就是這樣的。

    柳蓉香是柳家最受寵的寶貝疙瘩,也是柳家最為致命的弱點。

    這一點,柳家從不隱藏,大大方方的表現在明面上。

    雖然眾臣皆知這一點,卻無人敢打柳蓉香的主意,柳家寵女就是寵得這么高調。

    柳丞相把那些紙條鎖進了一只小盒子里,收了起來。

    轉而下了死命令,調動四個兒子全部忙碌起來,把馮志遠之前在柳家折騰的兩件大事,務必查一個水落石出。

    還有馮家那邊的動向,柳丞相也安排了人手盯上了。

    這是真的動了真火,打算收拾馮家了。

    夜云嵐慵懶的靠在蓉香院特意為她開辟的『露』天溫泉池中,屏退左右,不讓人伺候。

    而她則在原主大哥不在時,悄然鋪展開神識。

    柳府里面發生的一切,盡在她的掌握之中。

    就如此時,她望著漫天繁星,聽著柳丞相咬牙切齒的,吩咐暗衛盯梢馮家的一舉一動。

    夜云嵐笑得恣意,她自從到來,都沒能大顯身手呢。

    她只改變了一點點,把某人的野心和算計揭『露』在了人前,且把自己摘了出來。

    剩下的,就有原主的爹爹和哥哥們為她忙前忙后。

    她則悠閑度日,愜意地享受了好幾天。

    不過,這種愜意的日子,怕是過不上幾日了。

    她才抬指掐算過,知曉原主爹爹壽辰一到,那個渣男就又要前來作妖了。

    夜云嵐倒是不擔心這個,她現在更在意的,是自己要送柳丞相怎樣的壽禮,替原主哄好這位愛吃飛醋的爹爹。

    再有,便是如何戲耍那個自以為是的渣男好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千穿歷凡劫19》,方便以后閱讀千穿歷凡劫第十九章 求佛不如求我19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千穿歷凡劫19并對千穿歷凡劫第十九章 求佛不如求我19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千穿歷凡劫19。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捕鸟游戏百鸟巢凤 山东11选五5开奖 福彩20选8选号技巧方法 风雷白城麻将 sg飞艇是官网开的吗? 冰球突破 国外专家猜竞彩比分 开元棋牌app 免费下载白城麻将 广东快乐10分钟交流群 黑龙江36选7开奖 腾讯棋牌欢乐麻将全集 北京28彩票是骗局吗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三星 nba比分直播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