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求佛不如求我13

    柳丞相很意外妻子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看出了她眼中的失望和難過。

    年紀大了以后,湘云甚少喊他的名字。

    今日卻是忽然叫出口,也可見她的情緒真的低落到了極點。

    柳丞相知她心中惶然,將手中紅梅悉數交給了柳冬,讓柳冬拿好。

    他騰出手來,把馮氏攬入懷中,并執起她的手,握了握。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你還有我,還有四個優秀的兒子。”

    “最重要的,我們還有蓉兒呢。”

    “蓉兒喜歡這個家,想看到我們一直都和和美美的。”

    “湘云,你呢?”

    柳丞相的一番話,讓情緒低落的馮氏一下子回緩了過來。

    想到自己嫁過來之后,過著的都是旁人羨慕不來的日子,她的唇邊再次掛起了一抹笑。

    但她的眼中,同樣變得更加堅定而決絕。

    她的家,她的丈夫,她的孩子,她的日子,決不允許娘家禍害。

    兩人攜手向著正廳而去,彼此間那點兒隔閡,也在這幾步路中消散于無形。

    馮程等在正廳,一路心急火燎的。

    才坐下,看到下人上的茶水,拿起來就灌。連喝了兩盞茶,還是覺得口干舌燥。

    正待他飲盡第三盞時,柳丞相夫妻才姍姍來遲。

    馮程看到自家妹妹也跟著過來了,心中松了口氣。

    想著有妹妹在,妹夫多少會看著妹妹的情面,這事兒應該就好壓下去了。

    回頭他得好好說說那不省心的臭小子。

    好歹他這大伯的身份,應該能夠壓住那個臭小子的吧?

    馮程松了口氣,第三盞茶一口喝光,這才起身迎著馮氏就走過去了。

    馮氏一改往日里的熱情,禮節雖然一樣不少,但卻明顯在守禮中透著淡漠疏離。

    馮程心中不悅,面上就帶了出來。

    馮氏垂眸當作看不見,跟著丈夫坐在了上首。

    馮程碰了個軟釘子,覺得妹妹突然就變得不明事理,心中嘀咕著“這是有了高枝就看不上娘家了?”

    但轉而一想“昨天才發生那種事情,妹妹心中不快,一時使個小『性』兒也是人之常情。”

    他把心中的不悅壓了壓,面上卻擠出了一抹不尷不尬的笑容來。

    馮氏一直低眉斂目,不看娘家大哥一眼。

    若非知道自家大哥得了自己的書信,卻第一時間選擇去堵丈夫的馬車,一點兒不給她臉面。

    若非她昨夜睡下前,跟丈夫提前報備過,要給娘家寫信,讓他們把人領走。

    今兒個她的這位好大哥,就要把她裝進深坑,爬都爬不出來了。

    既然娘家大哥不為她著想,不想她會不會被誤會通風報信,跟丈夫生出隔閡。也不想她的日子會不會因此難過。她干嘛還要上趕子送上去給娘家吸血?

    日子是自己的,馮氏可不是那種被家族洗腦的“識大體,奉獻型”女子。

    雖然,馮家也沒少給她洗腦,但她有個好娘親,私下教了她不少實在東西,才讓她過上了如今的好日子。

    馮程給馮氏遞了好幾次眼神,馮氏都沒抬眼,壓根不看。

    馮程心中焦急,怨怪妹妹不識大體。

    這一急躁,就免不得又口干舌燥了起來。

    當馮程端起第四盞茶遞到嘴邊時,柳丞相看著小幾上紅梅的目光,終于轉到了他身上。

    柳丞相半邊眉『毛』挑了起來,看到下人手中提著茶壺,站在他這位大舅哥身邊。

    這一幕實際上是很失禮的行為。

    一般情況下,都是小丫鬟端著一盞茶上來,放在客人手邊。

    一次會面,也就一茶相待,舉杯即送客。

    可今兒個比較特殊,站在馮程身后的是個小廝,手里拿著碩大的茶壺。

    馮程喝完一杯,他就揭開杯蓋,往里面蓄水。

    就這么會兒,那小廝已經給馮程蓄了三回水了。可馮程好似沒喝過茶水似的,一杯接著一杯的灌下去。

    這要是遇上不客氣的文人,直接就得指著他說是在飲(四聲)牛。

    馮氏雖然沒抬眼,卻聽得見蓄水的聲音,心中更覺丟人。

    柳丞相卻是饒有興趣的看了兩眼,然后聲音威嚴的訓斥那小廝“怎得懶成這樣?多叫兩個丫鬟輪流端來,拿個大茶壺登堂,成何體統?”

    小廝連連告罪,帶著茶壺下去了。

    馮程一張臉都漲紅了,這會兒也覺得自己這么個喝法丟了人。

    可他渴呀。

    馮程盡量控制,好歹手邊還有一杯剛蓄的還沒動呢。

    他本來想拿起來牛飲的,被柳丞相這么一說,倒是不好意思再動了。

    不一會兒,小廝就叫來了三個小丫鬟。

    三人排成一排,手中皆端著托盤,站在了馮程的身后。

    馮程略尷尬,為了打破僵局,只好率先開口,想緩和一下這尷尬的局面。

    只是,他才一開口,叫了聲“妹夫啊。”

    門外就再次傳來了動靜。

    馮志遠匆匆而來。

    才到廳門口,一眼看見馮程,眼圈就紅了,神情激動的大步向著馮程而去。

    馮程一愣,心中對馮志遠的怨懟一下子消散大半。

    這孩子,莫不是在柳家受了委屈?

    這模樣怎么這么憔悴?跟他印象中意氣風發的少年相差甚遠吶。

    馮程心中疑『惑』,想要責罵的話語霎時就咽了回去,轉而問道“這是怎么了?怎么這般憔悴?”

    馮志遠激動的一跪,雙手撲到了馮程的膝上,喚道“大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毫不知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冤枉啊。”

    說著,馮志遠蒼白著一張臉,眼圈更紅,嘴唇艷紅似血,真真好似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

    馮程被馮志遠這女氣的做派搞得尷尬,但他此時已經顧不得了。

    他豁然抬頭,直視柳丞相夫『婦』,聲音中帶著濃濃不贊同的問道“妹妹,妹夫,這到底怎么回事兒?這孩子來時意氣風發,一腔抱負,現在卻如此憔悴,聲聲喊冤。”

    “妹妹,可該給娘家一個交代?”

    馮程問明原由,帶上了柳丞相,但要交代時,卻巧妙的去掉了他,只跟自家妹子談。

    他認準了妹子是馮家人,娘家送來的親侄子成了這樣,他跟自家妹妹要交代,是馮家關上門說話。

    如此,是給她妹妹施壓,卻不牽扯馮柳兩家起爭端的做法。

    馮程覺得,自己如此處置十分妥當。

    他自家妹子他能拿捏,但是柳丞相乃至柳家,卻不是馮家能夠硬撼的。

    他也沒那個膽子對上柳丞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千穿歷凡劫13》,方便以后閱讀千穿歷凡劫第十三章 求佛不如求我13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千穿歷凡劫13并對千穿歷凡劫第十三章 求佛不如求我13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千穿歷凡劫13。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波克城市棋牌官方免 sg飞艇是一个骗局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 三祥新材股票 棋牌游戏娱乐中心 老北京麻将游戏 河南郑州麻将朋友局 云南时时彩 中国股市行情大盘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组走 闲来安徽麻将安庆点 1分11选5走势图 体育*甘肃十一选五 乐趣江苏麻将作弊器 短线炒股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