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求佛不如求我11

    柳丞相下了朝就匆匆往家趕。

    想著今天蓉香院要大批換人,自家嬌氣女兒,還不定怎么哭呢。

    柳丞相擔心愛女,一路遇上不少大臣跟他打招呼,都無心寒暄,直接掠了過去。

    一看柳丞相如此風風火火的樣子,倒也沒人跟他多計較。

    誰還沒個有急事兒需要處理的時候呢?

    然,柳丞相眼見著上了馬車,車夫才要揮鞭趕車時,遠遠見到馮家大舅哥急急奔著他們而來。

    車夫遲疑的轉頭稟報。

    柳丞相一聽心中就有氣,下令趕緊走。

    他正急著歸家,馮家人攔他還能有什么好事?

    昨日他馮家晚輩才在柳家鬧了個人仰馬翻,今天長輩就來人堵他的車?

    呵呵。

    柳丞相一聲冷笑,明白他們這是不想把人領回去。

    “心虛到門都不敢登,等在這兒堵人,自從老太爺離開了翰林,馮家真是越來越不成樣子了。”

    柳丞相搖搖頭,對馮家有些失望。

    雖然,他沒有針對馮家,但馮家開始走下坡路后,這吃相未免難看了點兒。

    一開始,將馮志遠送到柳家來,懷著什么心思,他心里有數。

    看在親戚的份兒上,他沒反對妻子幫襯娘家。

    可這才在柳家住了多久?

    那馮志遠就不安分的算計他的心頭肉,打的什么主意他今早前后一思量就琢磨明白了。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也真敢算計!

    柳丞相由此惱了馮志遠,卻因為寶貝女兒的一句話,沒有遷怒妻子。

    但馮家今日沒有登門,又堵著他下朝,意圖更加明顯。

    這事兒他們想私下解決,不愿領走那個孽障。

    柳丞相眉眼間寒霜乍起“是我最近太溫和,看起來像軟柿子了?”

    “還是覺得老夫年紀大了,老糊涂了?會任人欺凌到頭上,被人利用個徹底,做了踏腳石,還要捧著供著他們?”

    “或是,他們覺得本丞相太給他們臉了?”

    想到最后,柳丞相身上的氣勢陡然節節攀升。

    若是文武百官此時見到,定然會被嚇得靜若寒蟬。

    這副樣子的柳丞相,別說是文武百官,就是皇帝都犯怵,忌憚著三分。

    只是,近年來國泰民安,柳丞相又有了愛女,所以鮮少會再『露』出這么氣勢凌然的一面。

    一般無大事,他都是個保皇派的老好人,圓滑的很。

    馬車疾馳,將馮程甩得老遠,他多次抬手,都沒能叫住馬車,不由發傻。

    “這是怎么了?怎么火急火燎的,跟屁股后面有狗追似的?”

    意識到自己追在馬車后,馮程“呸呸”了兩口,臉『色』不尷不尬的,旋即又有些糾結。

    他是真的不想登柳家的門,要是真這么將人給送回老家,馮家的面子可就給柳家墊鞋底子了。

    他在京中任職,妹妹的信上午送出,自然先送到了他手中。

    看著信中的字句,馮程的臉『色』那叫一個精彩紛呈。

    心中更是將馮志遠那個臭小子罵了千百遍。

    家中舍了臉,把他提早送到柳家,確實有借勢東山再起的意思在里面。

    如果這孩子明理上進,從柳家借勢。

    秋闈不說,入了京中權貴的眼,以后的仕途也是不可限量的。

    可這孩子都做了些什么?

    小小年紀,好的不學,怎么就把內宅陰私手段學得那么通透?

    還跑去柳家耍起手段,玩起宅斗了?

    柳家,那是他能算計得了的?

    馮程后背冷汗涔涔,咬牙切齒地暗罵馮志遠。

    “柳家除了那個水做的丫頭,個個都是人精,偏偏那丫頭還是柳家的心頭寶,誰動誰死。”

    “那混小子腦子讓門板夾了不成?明明離家前,家里千叮嚀萬囑咐著,柳家無論得罪了誰,都別去碰那丫頭一指頭,他怎么就不怕死的非要擰著來呢?”

    馮程又想到,當初國子監徐大人一句玩笑,想要跟柳丞相結個娃娃親。

    柳丞相當場翻了臉,徐大人面子上掛不住,當天喝了個酩酊大醉。

    徐家女兒得知此事,氣不過,替父出氣。背后編排了柳蓉香一通,在勛貴子弟間瘋傳了一陣兒。

    結果一年不到,徐大人就被翻出了老底,嗜酒好賭養外室收受賄賂等等,全被抖落了出來。

    就連徐大人后院內的陰私齷齪,都被扒得明明白白,編成了畫本子滿大街熱賣。

    御史臺熱鬧瘋了,皇帝案頭的折子翻了倍。

    徐大人那時悔之晚矣,恨不能回到當初,把自己狠狠揍一頓長長記『性』。

    現在,馮志遠做的可比當初徐家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這件事兒被捂在了柳家,暫時沒有傳出去而已。

    馮程想到徐家的下場,激靈靈打了個寒噤。

    他暗罵自己糊涂,真的惹惱了柳家,馮家怕是也要步徐家后塵。

    馮家要是都沒了,還講求什么面子?

    他咬了咬牙,二房要來人也得過兩天才到,來回傳消息也要時間。

    馮程憤恨著轉身上了馬車,吩咐車夫去柳府,半路還忍不住啐了一口“馮家也不知是不是上輩子欠了那個小畜生的。”

    心中再不滿,他也得老老實實前來給馮志遠擦屁股。

    柳丞相剛回府,朝服都來不及換,就風風火火的直奔蓉香院。

    想象中母女落淚的一幕并沒有看到,柳丞相還一愣。

    他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廳門口,看著那對母女倆笑靨如花的在一塊擺弄著一盆『插』花。

    “人比花嬌,真真是人比花嬌。”

    “咳咳,蓉兒何處尋來的梅花?為父記得,梅園的梅花好似還沒開呢吧?”

    夜云嵐抬頭看見柳丞相,嘴角弧度不變,起身挽住柳丞相的手臂,將人請到桌前坐下。

    這才笑意盈盈地故作神秘道“爹爹仔細瞧瞧,猜猜看?”

    難得看到女兒這般俏皮,柳丞相懸著的心徹底放下了。

    轉而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母女倆的杰作。

    那小小的如同硯臺般的花盆內,裝著玉白的鵝卵石。

    鵝卵石上,『插』著幾只紅梅,艷紅似血,美艷如妖。

    腦中突然出現這個形容的時候,柳丞相自己先納悶的頓了頓,這才再度仔細看了看那紅梅,忍不住贊道。

    “妙,妙,蓉兒的這雙巧手,可是隨了你娘咯。”

    雖然這般夸著,柳丞相看著那紅梅依舊覺得古怪。

    “這紅梅,怎能紅艷得如此妖冶?”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千穿歷凡劫11》,方便以后閱讀千穿歷凡劫第十一章 求佛不如求我11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千穿歷凡劫11并對千穿歷凡劫第十一章 求佛不如求我11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千穿歷凡劫11。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极速快3开奖走势图 四肖期期谁.三肖中特 大神娱乐棋牌下载 中国彩吧3d图谜 快乐扑克3高手心得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微乐天津麻将规则 两肖两码必中全年 广东闲来麻将有挂吗 陕西省11选5遗漏 期货冠军侯婷婷 刘伯温全年料六肖选一肖 熊猫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官方版 股市分析大盘 免费下载打麻将 金蟾捕鱼现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