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求佛不如求我5

    這時,幾乎所有人的腦中,都腦補出了一場足夠狗血的設計陷害大戲。

    包括臉黑如墨的丞相夫『婦』。

    二人也都在沉思著,他們到底哪里得罪了馮氏的娘家,或者怠慢了這位表親大侄子?

    柳大少不動聲『色』的給了自己的小廝使了個眼『色』。

    小廝會意,上前就踹了還在耍酒瘋的小廝一腳,喝道“知道你現在在哪兒么?誰讓你來的?”

    酒勁兒上頭,那小廝無比囂張。

    被踹了一腳,在地上轱轆了一圈。

    他手腳不好使,爬不起來,卻還不忘叫囂“老子可是得了表少爺的吩咐,來傳話的。”

    “知,知道表少爺是誰么?啊?”

    “那那可是,滋咱丞相夫人面前最得寵的親侄子。”

    “敢動老子?老子,嗯,好疼,誰特娘的又踹我?看老子回去了,扒你一層皮。”

    醉酒的小廝狐假虎威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好似他能在丞相府當家做主,比管家還牛氣似的。

    站在柳丞相身邊的大管家忍不住態度更加謙恭。

    他在柳家可是最得臉的下人,卻也都不敢大放厥詞,隨隨便便就說要扒誰一層皮的。

    柳丞相聞聽此言,卻是轉頭看向了馮氏,嘴角掛上了一抹似笑非笑。只是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都透著一絲冰冷。

    “哦?我怎么不知,你疼愛娘家侄子如斯?竟能當得我柳家的主了?”

    馮氏的冷汗“唰”的一下子就下來了。

    但她卻極力沉住了氣,并沒有去阻止那小廝胡說八道,而是態度放低,向著已經在暴怒邊緣壓抑很久的柳丞相深深一福“那個孽障本就是娘家硬塞過來的。若非看在他明年要秋闈,家父家母來信的份兒上,我也不會舍了臉跟夫君求了博海院,讓他好生攻讀。”

    說到這,馮氏頓了頓,又道“至于渤海院內的一應用度,都是我私自拿出的體己銀子。并非是多溺愛他,而是不想走了公賬,引得二房三房不滿。全都有樣學樣,丞相府豈不『亂』了規矩?”

    馮氏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給摘出去了。

    柳丞相的面『色』好了幾分,卻依舊陰沉。

    夜云嵐在一旁挑眉,通過原主爹娘簡單的對話,她已經看出來了,若非今日之事,這對夫妻應當是十分恩愛的。

    兩人即便不悅,撂了臉『色』,說話也都是我,而非按著規矩或者打著官腔那般生硬。

    只這一點,就能看出,這是對平日里交心的夫妻。

    而馮氏的做派,夜云嵐也看著順眼。

    她沒有因為遭到丈夫的奚落,就慌了手腳,去阻止小廝的瘋話。也沒當場就去教訓他那侄子。

    看似冷情淡然,實則是最明理明智的。

    如果她摻和進來,柳家和馮家可就別想消停了,這問題就會上升到兩個家族的矛盾。

    她摘出了自己,那這就是孩子之間的事情,跟大人無關。

    最多是這個侄子心術不正,其心可誅。

    兩家和一人,取舍并不難。

    當然,馮志遠這一出,也的確激怒了她。

    她的這個侄子,想要毀的,是她最寶貝女兒的閨譽名節。

    她出于大局考慮,幾不相幫,實際就是在護著自己的閨女了。

    家里有一個護女狂魔,連帶著四個護妹狂魔。她只要不護著娘家侄子,會是個什么結果可想而知。

    來白吃白住白拿銀子也就罷了,扯著丞相府的大旗出去結交,她也能睜只眼閉只眼。

    這些,都是看在娘家親戚的份兒上。

    她如今日子過得舒坦,能拉拔一把,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但若是娘家人認為她過得好了,就得了紅眼病,想來給她添堵,攪得她家宅不寧。

    呵呵。

    當她撐起丞相府偌大的中饋這么多年,是吃白飯的么?

    馮氏站在那兒,看似淡然。

    但夜云嵐卻將她的心思看得通透。

    哪怕是她冷情淡漠的外表之下,帶著的那一絲戾氣,都被她盡收眼底。

    看著這些,夜云嵐更加安心了。

    她原本唯一擔心的,就是對原主疼愛到股子里的這位娘親。在這種時候,會被夾在中間難做。

    萬一她一時犯了糊涂,真因為一個馮志遠,再跟丈夫兒子起了隔閡,讓這么和美的一家生出嫌隙來。她哪怕幫了原主完成心愿,那也絕不是完美的結果。

    她跟娘親『性』格雖然不同,但卻一樣追求著完美。

    圓滿的解決問題,才叫真正的解決。

    哪怕需要耗費更多的精力和耐心,她也不愿意去選一條虛無縹緲,極不真實的捷徑。

    夜云嵐嘴角勾出一抹極淡的笑意,淡到沒人看的出來。

    就像是柳蓉香。她選擇求佛,選擇求她,就是在走一條捷徑。

    而這樣的捷徑,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就如她曾經慘死。

    又如她將來,要為自己鑄造金身,廣納香火。

    馮氏出來表了態,那邊被一群小廝擠開,讓他遠離醉酒小廝的馮志遠卻慌了。

    這一次是真的慌了。

    但他的驚慌全都在眼中,卻沒有表現在臉上。

    他呵斥了那小廝一句,驚得醉酒小廝一個激靈,酒醒了兩分。

    馮志遠腳步匆匆向著柳丞相走了兩步,就被忠心護主的大管家給攔了下來。

    有了大夫人的話,大管家現在再看向馮志遠的眼神,就跟防賊差不多。

    他直接認定了這人心懷叵測,絕不能讓他接近大老爺夫妻。

    萬一他暴起傷人呢?

    能想出這么陰損的招,要壞蓉香小主子的閨譽,絕非善類。

    馮志遠被攔住,額頭都沁出了汗珠,他急聲辯解道“姨父姨母,事情并非如此,且聽小侄一言。”

    馮志遠急得眼眶通紅,臉『色』煞白,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侄冤枉,小侄并未讓那廝前來傳話,而是小侄身邊的玉書。”

    “可方才來此之前,玉書卻被人灌醉了。”

    “小侄從玉書口中聽到只言片語,以為香香表妹與男人,是小侄誤會了。”

    “不,小侄這是被人算計入了套。小侄真的冤枉,還請姨父姨母明察,還小侄一個清白呀。”

    馮志遠再度『露』出了痛心疾首的神情,好似他會入套,全都是因為心系表妹。才會這么輕易就鉆進了一個設計好的圈套內。

    他那副樣子,當真好似害人的不是他,而是有人想要以丞相的“心尖肉”來算計他。

    這,眾人全都一臉懵『逼』,這個翻轉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夜云嵐卻『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千穿歷凡劫5》,方便以后閱讀千穿歷凡劫第五章 求佛不如求我5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千穿歷凡劫5并對千穿歷凡劫第五章 求佛不如求我5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千穿歷凡劫5。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李逵劈鱼捕鱼外挂显血 湖北11选5胆拖玩法 江西配资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真正的赚钱软件 闲来麻将辅助软件 北京小赛车群 下载单机麻将无网版 股票注册开户 彩票之家的快速赛车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询l p3预测胆码 尚牛配资 急速赛车2 香港九龙彩色黑白图库精选 至尊棋牌官方下载v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