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求佛不如求我4

    馮志遠心中不滿,面上卻『露』出了無辜和慶幸之『色』。

    他不理會那四個讓他看不上的表親,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夜云嵐,松了口氣似的說道“香香表妹無事就好,就好。”

    “方才愚兄在外聽聞,你與外男在浴室里幽會被撞破,就急匆匆趕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香香表妹,你年紀尚小,可別做下這等糊涂事兒啊?”

    “愚兄都是為了你好,莫要嫌棄忠言逆耳。”

    說著,馮志遠一臉的痛心疾首,比他自己親娘偷人還要著急上火似的。

    夜云嵐看著他這番惺惺作態,本想冷笑。可原主這個哭包卻很不給面子的噼里啪啦再次掉下了眼淚來。

    夜云嵐擺著一張生無可戀臉,想要再次武力鎮壓一下。

    她可真的是被這個愛哭鬼給搞得膩煩了。

    奈何現在這么多人在場,她不能表現得太過反常,索『性』任由著原主哭吧。

    她卻是看向了綠柳,讓綠柳帶話。

    她是丞相千金,貴女中的貴女。

    別說馮志遠跟她本就不對等,她不會自降身份的跟他辯解。

    就是馮志遠是個外男,她也不會忘了體統,不要名節,不矜持的直接開口。

    綠柳本就是柳蓉香手中的槍,指哪兒打哪兒。

    夜云嵐如今也順著原主的習慣,讓綠柳代她應付這事兒。

    綠柳剛才罵的累了,恰巧四位天神般的少爺也來了,她就退回到了主子身邊。

    這會兒得了主子的示意,她先給四位少爺見禮,這才當著四位少爺的面,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敘述了一遍。

    就連馮志遠一路嚷嚷著,鬧出多大的動靜,吸引來府上上下所有人來圍觀。

    還有馮志遠一字一句看似忠言,實則想要坐實這樁丑聞,給自家主子頭上扣屎盆子,還說得那么冠冕堂皇的字字句句,綠柳都一字不差的學了一遍。

    那繪聲繪『色』,就連神態舉止都不差半分的樣兒。

    看得夜云嵐挑眉,差點兒“撲哧”一聲,捧腹大笑起來。

    她發覺,這個丫頭不但忠心,人激靈,模仿個人也是惟妙惟肖的。

    原主的娘親也是真的疼愛這唯一的女兒,才會給她挑了個這么得力的丫鬟。

    綠柳鸚鵡學舌,復述完了整件事情,末了還不忘告狀。

    “少爺們,事情就是這樣的。本來不過是一件小事兒,壓根跟我們姑娘沒有半點兒關系。”

    “可表少爺就好似提前知曉一切似的,大老遠就跟嚎喪似的一路奔進了姑娘的院子。”

    “奴婢待在相府這么多年,都還不曾見過這么沒有規矩的外客。”

    “還有那小廝,那小廝到底哪兒來的?分明是有人安排借酒裝瘋,不安好心來做套的。”

    “再有,姑娘沐浴的時間不定,全憑心情,那小廝又是怎么掐準了時間過來的?還直奔浴室?”

    “若不是我們姑娘著急給老爺準備壽禮,匆匆沐浴就出來了,那后果,那后果”

    說到這,綠柳眼圈一紅,當場被氣哭了。

    只是,她的一雙眼,卻是憤憤地盯著馮志遠。

    她的意思再明顯不過,矛頭直指馮志遠,認定了就是他心懷不軌,想要害她的主子。

    四位少爺被各自小廝尋回時,只匆匆聽了一耳朵。

    他們原本只是不滿馮志遠的言行舉止,所以方才才會為了給妹妹撐腰,言語間敲打敲打馮志遠。

    可聽了綠柳的復述,又見自家妹妹一臉生無可戀似的默默流淚。

    那淚水洶涌的,快要把他們溺斃了。

    四位少爺這會兒怒火中燒,對馮志遠已經厭惡到了極點。

    即便此事不是馮志遠安排,他這樣咋咋呼呼喧賓奪主的舉動,跟個市井無賴也沒什么兩樣了。

    他們可不想看到和和美美的柳府,出現這么個攪家精。

    那就是個禍害!

    柳二少、三少、四少才要發作,卻是被柳大少一個眼神給攔下了。

    他覺得跟個潑皮胡攪蠻纏,沒得降了身份。

    綠柳提到了那個鬧事的小廝,柳大少開了口,讓隨行的小廝們,七手八腳的把那醉成爛泥的小廝給架了出來。

    也不知那些小廝是有意還是無意,將那小廝圍堵住。

    一邊,讓他看不到馮志遠,另一邊,則是擋住了他看向少爺小姐的方向。

    夜云嵐暗暗挑眉,心想丞相家里出來的下人個個不凡吶。

    瞧瞧這站位,就是通透的。

    那邊防著馮志遠威脅串供,這邊還防著那小廝暴起傷人。

    就這么個小小的舉動,便讓夜云嵐看出了柳家御下的不凡之處。

    那小廝大概是想酒壯慫人膽,或者東窗事發的時候,以自己喝多了為由脫責。

    可他大概也是緊張,沒把握好度,這酒喝的有點兒多了。

    現在后勁兒上來了。

    他瘋鬧了一通后,就像爛泥似的趴在浴室里,呼呼大睡了起來。

    許是因為浴室內繚繞的花香,這小廝睡夢中還帶著一絲笑意,顯然在做美夢。

    要審訊爛醉如泥的小廝,柳三少的小廝這會兒就派上了用場。

    他常年跟在柳三少身邊,耳濡目染之下,也學會了不少醫術中的小手段。

    雖然跟真正的大夫相比還差得遠,但整治個把不聽話的下人,卻是手到擒來,小菜一碟。

    他站到那醉酒的小廝身前,隨手抽搐腰里別著的針包。

    拿出一根就向地上癱軟的小廝扎去。

    一連扎了三五針,那本還在做好夢的小廝就被疼醒了。

    院內多數主子大概不知那幾針的門道,夜云嵐卻是看得分明。

    也因為看得分明,她才忍不住心中感嘆“不愧是原主三哥身邊的小廝,『穴』位找的極準。”

    那幾針,全都扎在了人體的痛『穴』上。

    那小廝也是個心黑的,大概是想給他家主子掙臉,也幫原主出口惡氣。

    他挑的全是最痛的『穴』位,一針下去,幾乎整根針都扎了進去。

    那幾針,饒是夜云嵐,看著都覺得好疼。

    當然,也頗覺解氣。

    醉酒的小廝一連串“嗷嗷”大叫著驚醒,但酒勁兒沒退,導致他視野模糊,看人都重影。

    他疼醒過來借著酒勁兒再次發飆,大罵著“誰?哪個兔崽子敢扎老子?老子可是在博海院伺候著的。”

    夜云嵐一聽,樂了。

    還沒用審呢,這酒鬼已經自報家門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死死盯向了馮志遠。

    博海院,是最好的客居外院。

    因為丞相夫人馮氏娘家來人,還是來借住打算參加明年秋闈的。

    丞相很給面子,允了馮氏將人安排到了博海院。

    這人,正是此時眼帶慌『亂』的馮志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千穿歷凡劫4》,方便以后閱讀千穿歷凡劫第四章 求佛不如求我4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千穿歷凡劫4并對千穿歷凡劫第四章 求佛不如求我4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千穿歷凡劫4。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股票月k线图 泳坛夺金从几点开始 永利棋牌是哪个网站 青海快323日开奖号码 十一选五开奖助手 贵州麻将拿牌顺序 江苏快三倍投公式 qq游戏qq麻将刷分器 打麻将单机游戏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p62今日开奖号 湖北30选5中奖号码 辽宁cba比分 江苏11选五乐选玩法介绍 pc蛋蛋自动答题 查看山东11选5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