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失控

    血见得多了,杀戮重了,便会上瘾,待血的颜色染满了甄林嘉的一双眼睛,甄林嘉怎么还会去思考当下。当时的雨下得并不大,只是用着余力摧毁着不远处的大火,余力仅仅是余力而已,火仍旧凶猛,周边能见的人却消失的一干二净,如果有心人去寻找,会发现这些宅子里的人将?#30331;?#30340;能够搬动的东西全部拿走了,想要去寻找这些人的去处,也是无从寻起。

    甄林嘉举起手中染满血的柳絮剑,双眼放在剑刃上,心中的善与恶开始纠缠,甄林嘉皱着?#22025;?#30528;胸口,双眼一会儿是惊恐一会儿又是坚定,但她自己都不明白这两种大大的情绪下面布满了多少的小情绪,只是本能的想要通过手中的剑在此时此刻寻求一种解脱,最终甄林?#38382;?#36215;剑落,利器穿?#24178;?#20307;发出的沉闷的声响,利器从身体中取出来时血喷涌而出又发出噗的一声。

    萧东来得很巧很巧,这剑并不是落到他身上的,而是一名穿着吴国盔甲的卒士腰上,血喷出来的时候正巧将穿着白色衣衫的安笙淹没,安笙并不想带萧东来,但是教主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安笙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是不是被萧东左右了,他还是将人带到了教主面前,能够做什么安笙却很迷茫。

    萧东面前也许才死去的年纪不大的?#20982;?#36824;呆呆的立着,似乎他手中拿着的戈将他的身体支撑住,萧东抬手将这?#20982;?#25512;倒在地上,跨过那字的身体来到甄林嘉的面前,甄林嘉此时此刻满脸都是血,萧东不明白甄林嘉在这不长的时间里究竟经历了什么,甄林嘉来的时候想必还是正常的模样,,可是现在这副样子更像是失魂落魄被谁操控着心里的无数杂乱的思绪。

    安笙站在两人的身旁,萧东被安笙打了一下,身子很虚,安?#29616;?#36947;自己那一下没有注意到轻重,萧东走路可以用徐缓形容,安笙见着萧东这副模样,心中愧疚满分,但现实有现实的?#20040;Γ?#24109;梦溪的带的人实在太多了,教主带来的也?#36824;?#22235;五百,如?#25991;?#22815;在吴国的主战场得到?#20040;Γ?#23433;笙这些时间在右将军府不是白呆的。吴国因为是个小小的国家,又因为只有这一处地方,所以军事全囤积在这里。军事都被左右两位将军掌握在手中,如果席梦溪定要将?#24178;?#30340;人杀个遍,也不是没有可能。安笙这么想着,身后响起了粗糙的脚步声,这人应当是第一次杀人,但安笙不是,他将手中握着的竹笛向身后那人抛过去,安笙在这个过程中连头都没回一下。安笙听着身后的人传来疼痛的沉闷痛呼,接着便倒在地上,安笙是听见利器进入身体的声音才回头,地上那人正直直地插进了自己手中拿着的戈身上,看模样?#36824;?#26159;十三四岁的稚子。

    安笙抬手将竹笛拿在手中,往前继续去看萧东与自己的教主,自小父亲便害怕自己会受到伤害,自小安笙习得多少自保的招?#21073;?#20294;这自保在?#24178;?#20013;相反的就是杀人,安笙杀过人,很久之前,因为父亲被那人所杀,但安笙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世间当然不止是复仇,更多的却是权益上的你死?#19968;睢?br />
    “林嘉?林嘉?”萧东试探性的叫了两遍甄林嘉的声音,甄林嘉的动作的确在这一两秒的瞬间迟缓下来,但下一刻甄林嘉还是迫不及待地举起自己手中的剑,萧东见着甄林嘉这般动作,心中想着的不是逃避,曾经甄林嘉很明显的表达出善意,曾经甄林?#25105;?#24456;明确的表达出?#19981;叮?#33831;东连这些事想都没想过的额,他渴望报仇,渴望查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将自己藏在了阴影下。萧东想的时间并不长?#33579;?#20182;张开双?#21482;?#25265;着甄林嘉的身体,说,“没事的,没事的,你可是甄林嘉啊,能够控制好自己的,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萧东这么说是因为他看见她将手中的剑无差别的挥下,好在那名?#24178;?#30340;教徒功夫够好只伤了个手臂,但甄林嘉的剑却是直直的朝着每个致命的地方挥的。萧东此时此刻是看见的是甄林嘉眼中的遗憾,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色彩。林?#39029;?#24420;与牧宗在忙,甄林俭也不在,萧东陷入了两难之策,但他还是义无反?#35828;?#20914;着甄林嘉奔过去。萧东此时此刻只希望自己在甄林嘉心中的地位很高很高,死亡他不怕,他害怕的是甄林嘉将她自己给忘记了,就像是现在这副行尸走肉般的模样,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剑,而剑却被血染透。

    吴明泰坐在桌子旁,手中拿着毛笔,毛笔已经蘸了三遍墨汁,可吴明泰却仍旧不知该如何落笔,寻常人谁知道丹红素这种毒?吴明泰不止百遍在自己心中这么问着,可人没死,总得想个法子将人救回来,更何况这人肚子里还有个小龙子。吴明泰陷入?#20102;跡?#38519;入左右为。吴明泰觉得自己要是说实话的话,这群人都会当自己的疯了,想来想去,吴明泰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体现在自己手中毛?#26102;始?#28404;落在在纸上晕染出的一朵梅花,接着吴明泰便开始卖关子了。

    “太子妃这是中毒症状,近来东宫是否发生过奇怪的事情?”吴明泰这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茗安茗心对视一眼,此时荣三春与薛海棠又去了皇后的安和宫中,这里只剩下两人在看着太子妃。吴明泰知道宫中的脏事很多,毕竟他也在这?#20351;?#20013;呆了近十年,因此他也不着?#20445;?#38745;?#37027;?#22320;等着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上来说。

    茗安最终下定决心来到吴明泰身边,行礼后面上的表情才松快许多,她望着自己脚尖说:“前些时候我去太医院请来一个王姓的太?#21073;?#36825;太医再?#20351;?#20013;行事多少年我是不清楚的,我是殿下身边打小伺候着的。?#36991;?#23433;对自己的身份做出了解释。

    吴明泰多看了几眼茗安,继续说:“那你可知千机派?”

    茗安被吴明泰这一问慌了手脚,但转头一眼千机派与荣家是有莫大的?#19978;?#30340;,茗心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36843;疲?#33559;安却是知道的,正在茗安?#24613;?#29992;个莫须有的名义将茗心支出去,。茗安还没有开口,吴明泰忽然?#26377;?#34955;中取出一方子递给茗心说:“?#22836;?#33559;心姑娘按照这个方子抓药熬了。”吴明泰见着眼前两位大宫女面色不虞,开口解释,“这方子是寻常的安神养胎的方子,殿下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这毒素对于殿下来说过于阴毒,殿下若休息不?#33579;?#23450;会留下毒素,与小龙子也不是件好事。”

    茗心转头望着茗安,虽说两人都是东宫太子妃身边当红的大宫女,但还是有辈分在其中的,往往这种大事两人几乎都会商量着再考虑要不要继续。此时的茗安其实自己心中也没有底的,她虽然对功夫以及千机摆弄这些有很深的天分在,但是这医毒她一点儿都不了解,如今这太医院几乎都掌握在皇后手中,陛下?#36824;?#20107;,茗安想了半?#21361;?#36825;人是贵妃请来的,且相信一次吧。

    茗心见着茗安点头才伸手将吴明泰举在半空中的方子抽走,茗安见着茗心走了,望着吴明泰问:“就是是什么毒?”

    “一种很奇怪的毒,只是在于姑娘是否听说过了。”

    “很奇怪的毒,不?#20102;?#21482;是在那儿躺着??#36991;?#23433;将吴明泰说的话重复一遍,细细回想?#26377;?#21040;大听过的毒,曾经是学了很多度的毒性以及解药成分,可是茗安不是这块?#24076;?#33635;世厚很快将她放弃,正因为如此,茗安与荣三秋的缘分才得以续结。

    吴明泰本以为江湖人都知这毒,但看见茗心这副模样,叹气说:“丹红素,宫中谁缺了什么贴身的东西,比如说头发这一类长在身上的,但要发现不容易,你如果有怀疑的人,找解药的?#25134;?#31616;单多了。”

    荣三春闭着眼躺在床上,她这副模样,但她能够听见吴明泰的谈话,丹红素这毒她是听过的,只?#36824;?#22914;今受到伤害的是她,叫破喉咙也只能在幻想中实现,现实是她就这么躺在床上,闭着眼,一动不动。

    “那解药?”

    吴明泰见着茗心这么?#26102;?#30693;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清纯的年纪小小的姑娘已经接受了自己说的话,吴明泰在心中微微叹气,天下间的女子彼此羡慕着不属于自己的生活,却?#29992;?#26377;想过这段生活背后的故事,而眼前这姑娘或许比初晓还要小些,却得在这吃人肉骨头的地方寻找一处能够生存的舒适处。可这里是?#20351;?#21834;,哪里有舒适处?居安?#22025;?#22312;这个不大的?#20351;?#20013;却处处彰显着她的地位,可是这四个词何曾用在了天下间?

    何妻的消息收的很快,她捂住自己的心口靠在躺椅上,望着西方徐徐落下去的夕阳,夕阳附近总是有许多处的乌云在周围游荡,何妻看着看着,想要?#20154;?#21364;又害怕,一旁的竹音见了忙让下面的宫女去倒了一杯温好的茶来。秋天转眼就到了,陛下躺在拿出安和堂一年了,一年来何妻跌跌宕宕的生活着,她害怕,她强硬,她没日没夜的想着对策,却还是失去了高明昊的消息,她不知道怎么去寻找,她不仅希望将朝政完完全全的掌握在高家,也希望荣三秋这肚子里的孩子不再受荣世厚的掌控。何妻想了许许多多的方法,却还是抵?#36824;?#33635;世厚。

    何妻在竹音的帮助下喝下了温茶,想要?#20154;裕?#31481;音便手快且柔和的顺着何妻的胸口,说:“娘娘还好吗?”

    何妻点点头,好不好只有她自己知?#39304;?br />
    夕阳的景色美丽,却有股死寂的味道,荣三春心中揣着心事,这心事使得她被薛海棠扔在后面老远,沁芳回头望着荣三春,想要说话,被薛海棠举手阻止,薛海棠拉着沁芳的手说:“这孩子遇见事了,我们先走吧,让她好好想想。”

    颜轻玉的武器是把不起眼的软剑,这把软剑本该捞捞地贴在她的腰间,此时颜轻玉将高广榛交给了?#26848;?#35828;:“好好看着孩子,听见什么声音都别出来。”

    颜轻玉脾气火爆,能压住她的只有荣三春一个人,此时荣三春不在,颜轻玉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颜轻玉走出屋子,将门关?#33579;?#25277;出自己贴身的软剑,这把剑是如?#22530;?#21069;任教主许凄然所用的,许凄然使的是两把武器,一把轻烟剑,一如烟星鞭,传到荣三春这一代,便是颜轻玉使了这把轻烟剑了。

    颜轻玉这人讨厌?#25745;眩?#20197;往不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日她倒要去看看这叫秧箐的女子生的?#25991;?#26679;,竟敢在这个时候进王府,还畅通无阻。颜轻玉将轻烟剑拿在手中,这院子与正院隔了一不大的花园,在常人?#27492;?#36317;离遥远,在颜轻玉看来这距离几步路便到了,但颜轻玉刻意放慢了速?#21462;?br />
    清风吹着朵朵?#31456;?#22836;的菊花,白色的菊花聚集在一处,看起来格外的清纯有意,颜轻玉这人不喜白色,荣三春不喜白色,高明旭喜白色,这院子里的花种开花时几乎都是白色,颜轻玉因着荣三春从未说过什么不?#33579;?#22905;不能动高明旭,但另一个人……

    “箐儿,你赶紧走吧,万一王妃回来了你恐怕走不了了。”

    颜轻玉在正院的亭子中坐着,一路上没见着几个人,高明旭的贴身仆人玉竹出来将这些人遣走了,这也省了颜轻玉的麻?#24120;?#29577;竹此时应当在正房门外站着,颜轻玉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从一旁的花丛中捡了个豌豆大的石子拿在手中颠?#35828;擼?#27492;时的她面无表情。高明旭是个风流王爷,颜轻玉?#29992;?#26377;想明白为什么荣三春会?#19981;?#36825;么一个软弱的人,但她?#19981;叮?#22905;便尊重,但他却愈加过分。

    “谁?”玉竹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在尾音颤抖的时候人便直直倒在地上,颜轻玉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站在正屋门中央,台阶上是紧闭的门,台阶下是举剑的她。

    荣三春这口气喘?#36824;?#26469;,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去问高明旭,因为她害怕,害怕心中已知的答案,夕阳一点点的跌落在西方的山脊下,她仍旧?#32416;?#30340;走在这偌大的?#20351;?#20013;,一瞬间失去了方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19981;?请把《江湖之外有人家222》,方便以后阅读江湖之外有人家第222章 失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之外有人家222并对江湖之外有人家第222章 失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江湖之外有人家222。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