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这些美食的精英人才,?#24515;?#26377;女,年龄都没超过双十的年华,若能被选进宫,都将前途无量,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悄悄拖着还没有完全好的腿走进了场地,被这场面吓住了,心里竟然?#34892;?#25285;心了,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她到底能不能在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啊。

    那本宫廷御膳,在这里真的好用吗?关于这一点,悄悄的心里没底儿。

    “春香姐,加油!”

    场地之外,小个子和大块头举着拳头,小声地替悄悄加油着,悄悄尴尬地笑了一下,她就算再加油,也就这么点本事,一个小小的杂役宫女,走进这里,就好像井?#23383;?#34521;一样。

    “你说,春香姐能赢吗?”小个子伸长了脖子,低声问着。

    “春香姐勇气可嘉,至于实力吗?嘿嘿,可能早早就?#27809;?#21435;睡大觉了。”一个提水太监嘿嘿地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呢你?”

    大块头打了他的脑袋一下,闷声说“我觉得,春香姐威武无敌,神勇直前,怎么也能坚持一轮下来,至于二轮,就算被淘汰了,也是我们威武的春香结。”

    哎,说来说去,几个提水的太监,对她都没什么信心,认定她一轮就得下来,就算一轮?#30007;?#36807;了,二轮,无论如何,都没法过了。

    似乎大家都对这个李春香没抱什么希望,一些人是来看热闹的,其中一位就是坐在平公公身边的小李公公,上次他奉了平公公的命,上前搀扶悄悄,却被悄悄一把推了出去,让他很没面子,此时,他的眼珠子圆睁,心里暗暗盘算着,这次若是李春香被淘汰了,再次回去干杂役,他一定让这个女人没有好日子过。

    会场的一个角落里,不太起眼的地方,站立着一个女子,眸子凝视着场地里的悄悄,她不是别人,正是昭?#24708;?#23064;身边的贴身宫女?#23545;?#33459;。

    几日前,?#23545;?#33459;就听说悄悄惹了祸事,被打了板子,本要去御膳房看看,但昭?#24708;?#23064;的心境她很了解,不敢冒然前往,这次听说悄悄也报名参加了御膳房的选拔大赛,便背着超?#24708;?#23064;,说着自己身子不舒服,实际上是来偷看悄悄?#28909;?#26469;了。

    她一言不发,低调沉静,可眼中却燃烧炽烈的火焰。

    “她可以的……”

    ?#23545;?#33459;默默地念着。

    最近,丽嫔的肚子迟迟没有什么动静,超?#24708;?#23064;终日惶惶不安,几次都?#25910;?#39321;薰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显然,赵姨娘娘开始怀疑悄悄了。

    一轮?#24049;?br />
    ?#23545;?#33459;在昭?#24708;?#23064;的面前不敢再提及小乔这个名字了,生怕这引发了娘娘心里的?#26149;蓿?#19968;怒将小乔杀了,所以便任由悄悄留在御膳房里,一?#25105;?#27809;去看过。

    明珠虽然几次私下里问?#23545;?#33459;,要让小乔回来,可?#23545;?#33459;?#23478;?#32321;忙没空为由拒绝了,明珠这丫头脑子简单,?#34892;?#20107;情,她不能和明珠直说,以免坏了大事。

    此时此刻,?#23545;?#33459;真心希望悄悄赢了这场?#28909;?#33267;少她不必依靠了昭?#24708;?#23064;,也能在?#20351;?#37324;站稳脚跟了。

    场地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个手持文书的太监走到了参赛者面前,大声地说。

    “?#28909;?#30340;人员请就位,检查自?#22909;?#21069;的厨具是不是一应俱全,如果有问题请及时说出来,一旦?#28909;?#24320;始,就不能再提要求了。”

    太监宣布完了,三百五十人都纷纷站在了自己的台子前,紧张地检查着厨具,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些没见过这种场合的参赛人员双腿不断地发?#21486;?#25163;抽筋,流着汗水,还?#20449;?#33258;己早早被淘汰的,不停地双手合十,祈祷着。

    悄悄上前一步,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该在的都在了,她这才抬起头,用眼角地余光瞥向了身边,隔着三个?#35828;?#22320;方是兰卉,她看起?#26149;?#20809;满面的,应该胸有成竹吧?

    此时,兰卉也看了过去,冲着悄悄冷冷一笑,带着几分的轻视。“选拔开始,一个题目,闻!”

    很快,一个环节开始了,竟然是用鼻子闻?

    悄悄的心中一颤,这不是老御厨给她的那本书里说的吗?御厨的精髓,也是先决条件,就是鼻眼耳嘴,看这个人是否合?#39135;?#20026;一个合格的御厨。

    想不到这次?#24049;耍?#19968;个就是这个内容。

    太监的声音再次高声传了过来。

    “打开眼前案子的一个罐子,闻里面的调?#24076;?#35828;出名字,几层的层分,然后写在纸绢?#24076;?#21518;退一步,?#21364;?#26597;验!”

    规矩念完了,小太监做了个收拾,示意大家可以开始了。

    悄悄赶紧打开了案子上的一个白色的小瓷罐子,确实是调?#24076;?#32780;且是混合调?#24076;?#36825;确实有点难度。

    就在悄悄俯身下去,还不?#20219;?#30340;时候,只听身边叮当一声,一个手在发抖的男子,竟然将他台子上的罐子打翻了,那罐子装的是陈年的八角,白芷和姜粉,味?#20848;?#20914;,直扑悄悄的鼻子。

    该死,悄悄皱了一下眉头,闻味道,最忌讳的就是被其他味道混淆,自己今天?#22351;?#38665;的,竟然挨着这么一个没能水的?#19968;鎩?br />
    那?#19968;?#25171;了罐子,紧张极了,跪在地上收拾,将味道弄得更浓了,呛得人直想打喷嚏。

    “九十号,连生,打翻罐子,出场!”

    一声低喝,那叫连生的男人泪水狂流了下来,可罐子打了,他的机会?#20011;?#27809;了,只能转过身向场地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伤心地抽泣着,他为了今天准备了好久,又经过无数周折,可就在这一抖之间,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还没开始,就走了一个,让?#28909;?#30340;气氛更加紧张了。

    悄悄不敢怠慢,她屏住了呼吸,再?#38382;?#25918;开,目光看着自己罐子里的东西,凝神静气,摒弃地上八角的影响,她闻了起来,然后提起了笔,在纸绢上写了几个字。

    “花椒份,肉桂?#33151;?#22856;各?#26898;藎心?#25104;面。”

    写完了,她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而不远处,兰卉的眼珠子轱辘轱辘地转着,手指的指尖撬开了罐子的底部,竟然露出一方?#23383;?#26469;,上面好像写了什么字。

    悄悄一惊,这女人难怪这么有信心,竟然有人替她作弊?

    若?#21069;?#29031;悄悄以往的性子,一定会毫不?#28120;?#22320;将这个女人揪出来,指出她作弊蒙骗的事?#25285;?#21487;现在,她沉默了,收了目光,一来这是?#24049;?#22330;地,不允许参赛人员喧哗,二来兰卉敢这么放肆,定然是有人暗中?#25165;?#30340;,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身份,而是一个和谨惠妃关?#24471;?#20999;的人,她不能这个时候强出头,被人盯死了。

    兰卉按照答案也写好了,退后了一步。

    很快时间到了,几十个小太监走上来,?#26469;?#26597;看参赛者面前的纸张。

    这个时候,若说悄悄不紧张是假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不对,因为?#21069;?#35282;的影响,她有点分不清肉桂是不是份了。

    就在她深深喘息,万分紧张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20843;?#21495;,张矫退,十三号,柳云儿退,十五号,吴二狗退……”一句句?#35828;?#22768;音,真是惊心动魄,很快,至少有几十人转身离开了。

    当念到八十八号的时候,悄悄紧张地要窒息了,因为她自己?#21069;?#21313;九号。

    一个“退”字出来了,八十八号摇摇头,退了下去,接着就是一百多号了,悄悄直盯盯地看着自己台子上的八十九号,她竟然通过了。

    话说,一轮淘汰的真不少,不是他们学艺不精,厨术水平不行,而是调料经过?#24515;?#25104;粉之后,一般的厨子只能闻出?#21152;?#20160;么,?#26149;?#38590;区分调料在其中的分量,这就是一轮会淘汰大部分的原因。

    御膳大赛很?#32454;瘢使?#37324;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

    顷刻间,太子前面的人少了,兰卉和悄悄不用隔人相望了,他们之间的两个人,都退下去了。

    兰卉抿着嘴,瞥目过来,刚才轻视的眼神?#20011;?#27809;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她实在想不通,李春香这个小丫头怎么做到的?竟然能闻出调料粉末的成分和配量来,这这真是让人吃惊。

    兰卉刚才也闻了自?#22909;?#21069;的罐子,三种配料只能闻出两种,至于配量,完全没有概念,可李春香却做到了。

    兰卉定定地看着悄悄时,悄悄也微笑着看了过去,她也是淡然一笑,笑间露着一丝丝的鄙视,如果不是有人替她作弊,蓝卉可能这一轮,就要退出去了,虽然她还站在那个台子前,可在悄悄的心里,她?#20011;?#34987;败了。

    “春香姐一轮赢了。”

    大块头张大了嘴巴。

    绝处逢生

    李春香一轮竟然赢了,这真是一件让人吃惊的事儿,调料的配比,区分,粉末相混,若是没点膳食的经验,岂能闻得出来?这一轮?#24049;?#30830;实很难啊,?#20011;?#26377;一大批人退下去了,可李春香竟然还站在台子前?

    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奇迹。

    可他?#24708;?#37324;知道一个事?#25285;?#31449;在台子前的这名女子,根本就不是懦弱?#25300;?#30340;李春香,而是调香大王楚敬安的女儿悄悄,她最擅长的就是香料了,香料和美食本就是不分家的,所以这些调?#24076;?#20063;是调香的一部分,悄悄怎么能?#30452;?#19981;出?

    但这个秘密只有悄悄自己知道,别人哪里清楚?自然觉得惊奇,甚甚至?#34892;?#38590;以理解,这个丫头可是个提水出身的。

    平公公的?#25104;?#39047;为复杂,他以为李春香一轮一定会被淘汰,可万万没有想到,她进入了下一轮。

    “公公,李春香一轮过了。”一个小太监低声地提醒着平公公,公公来时可是交代了,让他一?#30452;热?#19979;来,就将李春香送回去的,现在好像不用了。

    “我看到了。”平公公凝眉回答着。

    “二轮完后,奴才再送她回去不迟,?#21595;牽?#36825;李春香,也太?#30007;?#20102;,竟然过了一轮?”小太监嘿嘿地笑着。

    “这不是?#30007;遙?#19968;轮也不是?#30007;?#23601;能过的,她懂调?#24076;?#32780;且十分精通。”这是平公公做出的结论。

    “精通?”小太监?#34892;?#21548;不明白了,在他的眼里李春香不就是一个提水的吗?怎么会精通调料呢?

    一边坐着的小李公公却没那么开心了,他握了一下拳头,突然笑了出来,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下一个题目,她就没这么好命了。”

    只是这样一句风?#22815;埃闷?#20844;公的目光直射过来,小李公公立刻闭了嘴?#20572;?#19981;敢再妄加?#20848;?#20102;。

    一直端坐着的陈公公眯着眼睛,她认出了八十九号李春香,这丫头不就?#24708;?#20010;用扫帚打了他,又被他下令狠狠打了板子的杂役宫女吗?那次板子打得够狠,这才几天,就出来参加?#24049;?#20102;,还真是一个性子倔强的女子。

    通过了一轮?陈公公漠然一笑,目光瞄了过去,对这场?#28909;?#20182;突然来了兴致,?#21364;?#30528;下一轮的?#28909;?br />
    在众人对八十九号的各种猜测中,下一场又开始了,太监慢步走了上来大声地宣读着。

    “选拔塞,二个题目,看!”

    刚才是闻,现在就是看,条条?#26434;?#37027;本宫廷御厨,悄悄的心里怎能不激动,那个拿着鞋子当?#35828;?#30340;老御厨将毕生绝学都给了她,若说有人想?#23265;?#26412;神厨书籍,悄悄还真信。

    可惜,她还是初学,不能完全勘透,仍需一段时间的磨练。

    这一轮的题目是看,无非是看菜色,判定火候,书里有记载,油的通透颜色是几层火候,青菜叶颜色的深浅不同是几层火候,肉类的卷曲程度判断是几层火候,这些火候决定了?#20284;?#30340;味?#39304;?br />
    就在悄悄?#20843;?#20070;中的描述时,太监的喊声又出来了。

    “睁大了你们的眼睛,打开案子的?#20449;蹋?#30475;看里面的?#26898;?#38738;菜,和?#26898;?#28818;肉,都是几分的火候,然后写在纸绢?#24076;?#21518;退一步,?#21364;?#26597;验!”

    同样的流程又开始了,悄悄在太监的话音落下之后,抬脚上前,小心地打开了那个?#20449;蹋?#35753;她感到窘迫的是,书里的描写是需要实践支持的,可她没法要膳房里去试,自然无法看到实际颜色,只有真正经历了翻炒掌勺的人,才能得出这一轮的答案。

    纸上谈兵?#31449;?#19981;能用在实际之中,她要怎么办?

    悄悄傻眼了,这次可要被淘汰了。

    就在悄悄?#28857;?#30528;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轻哼的一声,是兰卉那贱人,她竟然毫不避讳悄悄,轻蔑的哼声之后,还在作?#20303;?br />
    一个对膳食一点研究都没有的宫女,场场弄虚作假,却无人察觉,悄悄这样被兰卉比下去,心里怎么能服?

    瞥了一眼兰卉,悄悄满肚子都是火,可也就是这一眼,让她发现了一个状况,兰卉掀开的?#20449;?#20013;,?#20284;?#31455;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连颜色也不差,一定是从一个锅里盛出来的,那么说,她的答案就该是自己的。

    许是兰卉得意地哼了一声,引起了监查太监的注意,监查太监的目光看了过去,她刚才还坦然的心里,立刻紧张了,字迹写得也尤其慢。

    悄悄从小就聪慧,喜爱练字,甚至能根据教书先生腕子的运动幅度来判断他写的是什么字,刚开始的时候,还错一些,时间久了,便次次对了,连教书先生都服了这个丫头,这也是楚敬安刚开始很喜爱悄悄的原因。

    兰卉眼前的纸绢很大,上面的字也不小,腕子的运动自然?#34892;?#22840;张,这给悄悄提供了便利,看得也够真?#23567;?br />
    既然兰卉能作弊,楚四小姐为何不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19981;?请把《一见倾心:盛宠嚣张?#24352;?49》,方便以后阅读一见倾心:盛宠嚣张?#24352;?#31532;349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见倾心:盛宠嚣张?#24352;?49并对一见倾心:盛宠嚣张?#24352;?#31532;349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一见倾心:盛宠嚣张?#24352;?49。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