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這些美食的精英人才,有男有女,年齡都沒超過雙十的年華,若能被選進宮,都將前途無量,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

    悄悄拖著還沒有完全好的腿走進了場地,被這場面嚇住了,心里竟然有些擔心了,只有理論,沒有實踐,她到底能不能在這么多人中脫穎而出啊。

    那本宮廷御膳,在這里真的好用嗎?關于這一點,悄悄的心里沒底兒。

    “春香姐,加油!”

    場地之外,小個子和大塊頭舉著拳頭,小聲地替悄悄加油著,悄悄尷尬地笑了一下,她就算再加油,也就這么點本事,一個小小的雜役宮女,走進這里,就好像井底之蛙一樣。

    “你說,春香姐能贏嗎?”小個子伸長了脖子,低聲問著。

    “春香姐勇氣可嘉,至于實力嗎?嘿嘿,可能早早就得回去睡大覺了。”一個提水太監嘿嘿地笑了起來。

    “你說什么呢你?”

    大塊頭打了他的腦袋一下,悶聲說“我覺得,春香姐威武無敵,神勇直前,怎么也能堅持一輪下來,至于二輪,就算被淘汰了,也是我們威武的春香結。”

    哎,說來說去,幾個提水的太監,對她都沒什么信心,認定她一輪就得下來,就算一輪僥幸過了,二輪,無論如何,都沒法過了。

    似乎大家都對這個李春香沒抱什么希望,一些人是來看熱鬧的,其中一位就是坐在平公公身邊的小李公公,上次他奉了平公公的命,上前攙扶悄悄,卻被悄悄一把推了出去,讓他很沒面子,此時,他的眼珠子圓睜,心里暗暗盤算著,這次若是李春香被淘汰了,再次回去干雜役,他一定讓這個女人沒有好日子過。

    會場的一個角落里,不太起眼的地方,站立著一個女子,眸子凝視著場地里的悄悄,她不是別人,正是昭儀娘娘身邊的貼身宮女葉云芳。

    幾日前,葉云芳就聽說悄悄惹了禍事,被打了板子,本要去御膳房看看,但昭儀娘娘的心境她很了解,不敢冒然前往,這次聽說悄悄也報名參加了御膳房的選拔大賽,便背著超儀娘娘,說著自己身子不舒服,實際上是來偷看悄悄比賽來了。

    她一言不發,低調沉靜,可眼中卻燃燒熾烈的火焰。

    “她可以的……”

    葉云芳默默地念著。

    最近,麗嬪的肚子遲遲沒有什么動靜,超儀娘娘終日惶惶不安,幾次都問這香薰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顯然,趙姨娘娘開始懷疑悄悄了。

    一輪考核

    葉云芳在昭儀娘娘的面前不敢再提及小喬這個名字了,生怕這引發了娘娘心里的痛恨,一怒將小喬殺了,所以便任由悄悄留在御膳房里,一次也沒去看過。

    明珠雖然幾次私下里問葉云芳,要讓小喬回來,可葉云芳都以繁忙沒空為由拒絕了,明珠這丫頭腦子簡單,有些事情,她不能和明珠直說,以免壞了大事。

    此時此刻,葉云芳真心希望悄悄贏了這場比賽,至少她不必依靠了昭儀娘娘,也能在皇宮里站穩腳跟了。

    場地里,漸漸安靜了下來,一個手持文書的太監走到了參賽者面前,大聲地說。

    “比賽的人員請就位,檢查自己面前的廚具是不是一應俱全,如果有問題請及時說出來,一旦比賽開始,就不能再提要求了。”

    太監宣布完了,三百五十人都紛紛站在了自己的臺子前,緊張地檢查著廚具,發出了叮叮當當的聲音。

    一些沒見過這種場合的參賽人員雙腿不斷地發抖,手抽筋,流著汗水,還有怕自己早早被淘汰的,不停地雙手合十,祈禱著。

    悄悄上前一步,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該在的都在了,她這才抬起頭,用眼角地余光瞥向了身邊,隔著三個人的地方是蘭卉,她看起來紅光滿面的,應該胸有成竹吧?

    此時,蘭卉也看了過去,沖著悄悄冷冷一笑,帶著幾分的輕視。“選拔開始,一個題目,聞!”

    很快,一個環節開始了,竟然是用鼻子聞?

    悄悄的心中一顫,這不是老御廚給她的那本書里說的嗎?御廚的精髓,也是先決條件,就是鼻眼耳嘴,看這個人是否合適成為一個合格的御廚。

    想不到這次考核,一個就是這個內容。

    太監的聲音再次高聲傳了過來。

    “打開眼前案子的一個罐子,聞里面的調料,說出名字,幾層的層分,然后寫在紙絹上,后退一步,等待查驗!”

    規矩念完了,小太監做了個收拾,示意大家可以開始了。

    悄悄趕緊打開了案子上的一個白色的小瓷罐子,確實是調料,而且是混合調料,這確實有點難度。

    就在悄悄俯身下去,還不等聞的時候,只聽身邊叮當一聲,一個手在發抖的男子,竟然將他臺子上的罐子打翻了,那罐子裝的是陳年的八角,白芷和姜粉,味道極沖,直撲悄悄的鼻子。

    該死,悄悄皺了一下眉頭,聞味道,最忌諱的就是被其他味道混淆,自己今天夠倒霉的,竟然挨著這么一個沒能水的家伙。

    那家伙打了罐子,緊張極了,跪在地上收拾,將味道弄得更濃了,嗆得人直想打噴嚏。

    “九十號,連生,打翻罐子,出場!”

    一聲低喝,那叫連生的男人淚水狂流了下來,可罐子打了,他的機會已經沒了,只能轉過身向場地外走去,一邊走,一邊傷心地抽泣著,他為了今天準備了好久,又經過無數周折,可就在這一抖之間,斷送了自己的前程。

    還沒開始,就走了一個,讓比賽的氣氛更加緊張了。

    悄悄不敢怠慢,她屏住了呼吸,再次釋放開,目光看著自己罐子里的東西,凝神靜氣,摒棄地上八角的影響,她聞了起來,然后提起了筆,在紙絹上寫了幾個字。

    “花椒份,肉桂和三奈各兩份,研磨成面。”

    寫完了,她后退了一步,避開了,而不遠處,蘭卉的眼珠子轱轆轱轆地轉著,手指的指尖撬開了罐子的底部,竟然露出一方白紙來,上面好像寫了什么字。

    悄悄一驚,這女人難怪這么有信心,竟然有人替她作弊?

    若是按照悄悄以往的性子,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將這個女人揪出來,指出她作弊蒙騙的事實,可現在,她沉默了,收了目光,一來這是考核場地,不允許參賽人員喧嘩,二來蘭卉敢這么放肆,定然是有人暗中安排的,這個人絕對不是一般的身份,而是一個和謹惠妃關系密切的人,她不能這個時候強出頭,被人盯死了。

    蘭卉按照答案也寫好了,退后了一步。

    很快時間到了,幾十個小太監走上來,依次查看參賽者面前的紙張。

    這個時候,若說悄悄不緊張是假的,她不知道自己的判斷對不對,因為那八角的影響,她有點分不清肉桂是不是份了。

    就在她深深喘息,萬分緊張的時候,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四號,張矯退,十三號,柳云兒退,十五號,吳二狗退……”一句句退的聲音,真是驚心動魄,很快,至少有幾十人轉身離開了。

    當念到八十八號的時候,悄悄緊張地要窒息了,因為她自己是八十九號。

    一個“退”字出來了,八十八號搖搖頭,退了下去,接著就是一百多號了,悄悄直盯盯地看著自己臺子上的八十九號,她竟然通過了。

    話說,一輪淘汰的真不少,不是他們學藝不精,廚術水平不行,而是調料經過研磨成粉之后,一般的廚子只能聞出都有什么,卻很難區分調料在其中的分量,這就是一輪會淘汰大部分的原因。

    御膳大賽很嚴格,皇宮里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

    頃刻間,太子前面的人少了,蘭卉和悄悄不用隔人相望了,他們之間的兩個人,都退下去了。

    蘭卉抿著嘴,瞥目過來,剛才輕視的眼神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她實在想不通,李春香這個小丫頭怎么做到的?竟然能聞出調料粉末的成分和配量來,這這真是讓人吃驚。

    蘭卉剛才也聞了自己面前的罐子,三種配料只能聞出兩種,至于配量,完全沒有概念,可李春香卻做到了。

    蘭卉定定地看著悄悄時,悄悄也微笑著看了過去,她也是淡然一笑,笑間露著一絲絲的鄙視,如果不是有人替她作弊,藍卉可能這一輪,就要退出去了,雖然她還站在那個臺子前,可在悄悄的心里,她已經被敗了。

    “春香姐一輪贏了。”

    大塊頭張大了嘴巴。

    絕處逢生

    李春香一輪竟然贏了,這真是一件讓人吃驚的事兒,調料的配比,區分,粉末相混,若是沒點膳食的經驗,豈能聞得出來?這一輪考核確實很難啊,已經有一大批人退下去了,可李春香竟然還站在臺子前?

    這是一個讓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奇跡。

    可他們哪里知道一個事實,站在臺子前的這名女子,根本就不是懦弱卑微的李春香,而是調香大王楚敬安的女兒悄悄,她最擅長的就是香料了,香料和美食本就是不分家的,所以這些調料,也是調香的一部分,悄悄怎么能分辨不出?

    但這個秘密只有悄悄自己知道,別人哪里清楚?自然覺得驚奇,甚甚至有些難以理解,這個丫頭可是個提水出身的。

    平公公的臉色頗為復雜,他以為李春香一輪一定會被淘汰,可萬萬沒有想到,她進入了下一輪。

    “公公,李春香一輪過了。”一個小太監低聲地提醒著平公公,公公來時可是交代了,讓他一輪比賽下來,就將李春香送回去的,現在好像不用了。

    “我看到了。”平公公凝眉回答著。

    “二輪完后,奴才再送她回去不遲,呵呵,這李春香,也太僥幸了,竟然過了一輪?”小太監嘿嘿地笑著。

    “這不是僥幸,一輪也不是僥幸就能過的,她懂調料,而且十分精通。”這是平公公做出的結論。

    “精通?”小太監有些聽不明白了,在他的眼里李春香不就是一個提水的嗎?怎么會精通調料呢?

    一邊坐著的小李公公卻沒那么開心了,他握了一下拳頭,突然笑了出來,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下一個題目,她就沒這么好命了。”

    只是這樣一句風涼話,讓平公公的目光直射過來,小李公公立刻閉了嘴巴,不敢再妄加評價了。

    一直端坐著的陳公公瞇著眼睛,她認出了八十九號李春香,這丫頭不就是那個用掃帚打了他,又被他下令狠狠打了板子的雜役宮女嗎?那次板子打得夠狠,這才幾天,就出來參加考核了,還真是一個性子倔強的女子。

    通過了一輪?陳公公漠然一笑,目光瞄了過去,對這場比賽,他突然來了興致,等待著下一輪的比賽。

    在眾人對八十九號的各種猜測中,下一場又開始了,太監慢步走了上來大聲地宣讀著。

    “選拔塞,二個題目,看!”

    剛才是聞,現在就是看,條條對應那本宮廷御廚,悄悄的心里怎能不激動,那個拿著鞋子當菜刀的老御廚將畢生絕學都給了她,若說有人想偷這本神廚書籍,悄悄還真信。

    可惜,她還是初學,不能完全勘透,仍需一段時間的磨練。

    這一輪的題目是看,無非是看菜色,判定火候,書里有記載,油的通透顏色是幾層火候,青菜葉顏色的深淺不同是幾層火候,肉類的卷曲程度判斷是幾層火候,這些火候決定了菜品的味道。

    就在悄悄尋思書中的描述時,太監的喊聲又出來了。

    “睜大了你們的眼睛,打開案子的托盤,看看里面的兩份青菜,和兩份炒肉,都是幾分的火候,然后寫在紙絹上,后退一步,等待查驗!”

    同樣的流程又開始了,悄悄在太監的話音落下之后,抬腳上前,小心地打開了那個托盤,讓她感到窘迫的是,書里的描寫是需要實踐支持的,可她沒法要膳房里去試,自然無法看到實際顏色,只有真正經歷了翻炒掌勺的人,才能得出這一輪的答案。

    紙上談兵終究不能用在實際之中,她要怎么辦?

    悄悄傻眼了,這次可要被淘汰了。

    就在悄悄傻愣著的時候,耳邊響起了輕哼的一聲,是蘭卉那賤人,她竟然毫不避諱悄悄,輕蔑的哼聲之后,還在作弊。

    一個對膳食一點研究都沒有的宮女,場場弄虛作假,卻無人察覺,悄悄這樣被蘭卉比下去,心里怎么能服?

    瞥了一眼蘭卉,悄悄滿肚子都是火,可也就是這一眼,讓她發現了一個狀況,蘭卉掀開的托盤中,菜品竟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樣,連顏色也不差,一定是從一個鍋里盛出來的,那么說,她的答案就該是自己的。

    許是蘭卉得意地哼了一聲,引起了監查太監的注意,監查太監的目光看了過去,她剛才還坦然的心里,立刻緊張了,字跡寫得也尤其慢。

    悄悄從小就聰慧,喜愛練字,甚至能根據教書先生腕子的運動幅度來判斷他寫的是什么字,剛開始的時候,還錯一些,時間久了,便次次對了,連教書先生都服了這個丫頭,這也是楚敬安剛開始很喜愛悄悄的原因。

    蘭卉眼前的紙絹很大,上面的字也不小,腕子的運動自然有些夸張,這給悄悄提供了便利,看得也夠真切。

    既然蘭卉能作弊,楚四小姐為何不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一見傾心:盛寵囂張嫡女349》,方便以后閱讀一見傾心:盛寵囂張嫡女第349章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一見傾心:盛寵囂張嫡女349并對一見傾心:盛寵囂張嫡女第349章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一見傾心:盛寵囂張嫡女349。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九五配资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300066 金牛策略 辽宁11选5 qq分分彩 太仓东莞市股服务 恒日升配资 福建36选7 优质股票分析方法 联盈策略 韩国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36选7 湖北11选5 三羊配资 惠管钱配资 巨牛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