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3章 退半步,不丟人!

    啊!”

    阮宸迪撕心裂肺的慘嚎聲瞬間泛起,左手跟腕子幾乎分家,勉強靠著一點經絡連接,身邊血呼拉擦一片,非常的可怖,右手玩命的拍打著地面,那身體掙扎拱動著錢龍。

    錢龍手里的片砍更是直接卷了刃,被阮宸迪的掙扎往邊上踉蹌幾步。

    奮力推搡開錢龍以后,阮宸迪拿右手扶著藕斷絲連的左手,跪在地上,朝著我搗蒜似的猛磕響頭:“疼..嗚嗚嗚..我不想死,朗哥..你救救我,再給我一次機會。”

    盯著他哭撇撇的模樣,我的心口禁不住微微一顫。

    腦海中第一次在火車上跟他相遇時候的畫面瞬間浮現出來,那時候的他青春陽光,滿腦子都在琢磨如何當個主播,如何陪著自己發小蛋蛋一塊在這座城市里生存下來。

    如果不是我當時思想不成熟,一念之差讓他去李倬禹那里臥底,或許今天的一切根本不會發生,尿盆不會死,我們不會反目,他可能仍舊還是那個滿嘴跑火車但卻很快樂的小青年。

    跪在地上的阮宸迪高一聲低一聲的哭訴:“朗哥..我已經廢了,已經沒了做男人的權利,你可憐可憐我吧,不提功勞苦勞,看在蛋蛋的情分上,求求你們了。”

    錢龍左手掐住阮宸迪的脖頸,右手握刀,噴著唾沫星子咆哮:“殺尿盆的時候,你為啥不肯給他一次機會,為啥不能看在你朗哥的面子上。”

    “嗡嗡..”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兜里的手機突兀響起,看了眼是蛋蛋彈過來的視頻,我咬著牙齒望向張星宇。

    張星宇輕嘆一口氣,拍了拍我后背出聲:“你是龍頭,這種決定必須得是你做。”

    “唉..”我遲疑幾秒鐘后,將手機揣進了口袋,半閉眼睛朝著錢龍擺擺手:“繼續!”

    錢龍吐了口唾沫,朝著周德和大壯擺手:“給我按住丫,我特么給尿盆許過愿,一定會讓仇人比他死的時候痛苦百倍。”

    兩人馬上將慘嚎不已的阮宸迪牢牢按在地上。

    錢龍一刀揮下,阮宸迪的右手也瞬時飆出一抹紅血,他疼的再次發出幾聲尖叫。

    “嗡嗡..”

    這時候,張星宇兜里的手機也響了,同樣還是蛋蛋打來的視頻。

    “你可以回避,但我得接。”張星宇端著手機沉默幾秒后,聲音很輕的喃呢:“手心手背都是肉,為了死去的兄弟折磨活著的袍澤,不智也不值。”

    視頻很快接通,手機那邊,蛋蛋直接跪在地上,手里攥著一把匕首,滿臉是淚水的哽咽:“宇哥,求求你讓大哥見我一面,只見我一面,聽我說兩句話就好。”

    張星宇偏頭看了我一眼,抿嘴道:“你說吧,他能聽見。”

    “大哥,我能有今天全部是你給的,你對我而言不光是老板是大哥,更像是個人生的導師,我知道我在咱家人輕言微,根本沒有任何資格跟你提要求,但求求你念在我兩年兢兢業業的份上,給小迪一個活路..”

    說罷話,蛋蛋握著匕首直接一刀扎在自己大腿上,鮮血滋的鏡頭上哪哪都是,他忍疼繼續哭求:“小迪的錯,我愿意替他償還,尿盆的死,我愿意為他負責,咚子、大壯,求求你們看在我的份上,放他一馬,下半輩子我給你們當牛做馬行不?尿盆跟你們從小一塊長大,小迪跟我何嘗不是,尿盆沒了,你們心里疼,我也難受,但如果小迪沒了,你們疼過一遍的經歷,我還得再過一遍,拜托你們了。”

    滿身是血坐在地上的董咚咚聞聲微微一顫,立時間望向我。

    按著阮宸迪的大壯也同樣哆嗦了一下,神情負責的耷拉下腦袋。

    我咬著牙豁子,臉上的肌肉不住的抽搐,張星宇拿胳膊靠了靠我手臂,輕喃:“朗朗,說句話。”

    “大哥,一刀不解恨的話,我再扎一刀,今晚上哪怕把我這條腿扎廢了都無所謂,求你了。”視頻中,蛋蛋情緒激動的再次攥著匕首狠狠的插在自己的大腿上。

    趴在地上的阮宸迪明顯聽到了蛋蛋的哭求聲,虛弱的睜開眼睛念叨:“你..你真是個臭傻逼。”

    視頻里,蛋蛋聲嘶力竭的吼叫:“大哥,我求你了!”

    我深呼吸一口,朝著手機開腔:“能活,但不能活全,這是我最大的讓步。”

    “謝謝大哥,謝謝大哥!”蛋蛋愣了幾秒鐘,腦殼撞地“咣咣”猛磕響頭。

    “處理掉吧。”我掃視一眼慘兮兮的阮宸迪朝著錢龍微微點頭。

    說完以后,我扭頭直接鉆進車里,同時撥通高利松的號碼。

    電話剛一接通,高利松立即話癆似的釋放熱情:“哈嘍啊,我滴朗總,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盼來你的電話。怎么樣,進展還順利嗎?”

    “你同樣也在盼李倬禹的電話吧?”我點燃一支煙,將腦袋偏到另外一邊,盡可能不看車外被處理的阮宸迪。

    “呃..”高利松一頓,隨即笑道:“你這話說的,我是那么不講究的人嘛。”

    “是,絕對是。”我哈哈一笑:“不過這事兒也無可厚非,換做是我,我肯定也吃這種兩家飯,沒有成本不說,還能換來巨大的回報,你跟我交個底,李倬禹是不是借你的道逃回了羊城。”

    高利松沉默好一陣子后,吐了口濁氣道:“我只能告訴你,輝煌公司答應在羊城給我注冊一家市值八百萬的投資公司,剩下的,咱都是明白人,沒必要再嘮的那么赤裸。”

    “正常,看來我的價值就在八百到一千上下浮動了。”我自嘲的搖了搖腦袋,剛才開干前,阮宸迪就曾經喊出干掉我,李倬禹獎勵現金八百萬的許諾。

    高利松沒有順著我的話茬望向聊,輕飄飄的發問:“他朗哥,我能不能多嘴問一句,是我身邊出問題了,還是你手底下那位諸葛星宇大軍師又透過什么蛛絲馬跡算出來的,你是怎么知道我吃兩家飯呢?”

    我實話實說的回答:“我的人從崇市一路吊在李倬禹他們這伙的屁股后面,結果最后開戰,李倬禹沒有現身,能在鄭市地界搞出來這種飛機,又如此關心我們兩家戰況的的人,除了你老哥,我想不到還能有誰。”

    高利松笑盈盈的捧著臭腳:“牛逼,不服不行!”

    我抽了口煙輕問:“我打電話前,李倬禹剛走沒多久吧,或者說他現在指不定還在你旁邊。”

    高利松毫不猶豫的回應:“沒有,這個絕對沒有,你那邊剛一把底牌露出來,他就馬不停蹄的閃人了,可能他自己已經猜出來最后的結果吧。”

    “行,替我給他帶句話,這一回合還是我贏,我希望他下把能硬硬氣氣的站在我面前盤盤道。”我把煙蒂踩滅,沖著他道:“高總,剩下的爛尾攤子就麻煩你了,待會我會讓我大弟兒魏偉去見你,談談原油的事兒,我就一個要求,別在價格上壓他,他不高興,就代表我可能會鬧脾氣,你能左右逢源的吃我和輝煌公司兩家飯,我也能低低腦袋,跟輝煌公司商量好,先把你拔掉,我倆再繼續開戰。”

    高利松嘿嘿一笑,半開玩笑半威脅的出聲:“我滴大朗哥,你這人真是屬狗臉的,剛剛還跟我稱兄道弟,咋說翻就翻呀,你不怕我擱鄭市為難你一道?”

    我吸了吸鼻子回應:“那你可千萬記得提前把你們公司的一二三四五把手全藏好哈,頭狼的核心不是全姓王,但高氏集團的核心可全姓高,另外你知道我今晚上為啥要借你的地界跟李倬禹飆一飆嗎?因為他毀了我一個弟弟,這會兒在現場的可全是我過命的兄弟,他們任何一個有閃失,我可能都會發瘋。”

    高利松吞了口唾沫笑罵:“操,調皮!完事你們走你們的,剩下的事情我辦。”

    半小時后,我、錢龍、張星宇、魏偉、地藏和謝天龍擠進“奧德賽”車里,剩下兄弟分別開另外幾臺車,我們準備先挺進鄭市包扎一下傷口,完事再返回楊晨。

    我先是沖著魏偉念叨:“小偉,跟高利松談買賣的事兒,我就不陪著你去了,你該怎么做怎么做,但凡感覺到受委屈了,直接給我打電話。”

    魏偉揚眉淺笑:“放心吧哥,祖業我要是都守不好,往后絕對不帶跟旁人說我是你大弟兒。”

    我又看向謝天龍和地藏道:“龍哥、迪哥,你倆多交流,往后..”

    沒等我說完,謝天龍就迫不及待的發問:“哥們,我多嘴問一句,你最后搞定那個家伙的那一招是黑拳場上常用的鎖技不?”

    他這個人性子異常冷漠,很少會主動跟誰攀談,也很少會對表現出興趣,之所以上趕著跟地藏攀談,想來肯定是因為他看出來地藏的不俗。

    “算是吧,我也是照貓畫虎,嘿嘿..”地藏訕笑著抓了抓后腦勺。

    謝天龍神情嚴肅的說:“這話你說的屬實謙虛了昂,如果不是你先一步消耗那個家伙的體力,我想兩招干挺他,沒那么容易。”

    地藏再次憨厚的縮脖一笑:“我新來的,完事退半步,不丟人,小宇跟我說過,咱們是個群體,如果非要非公母的話,你們都是公的,就我一個是母滴,哈哈哈..”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頭狼2233》,方便以后閱讀頭狼第2233章 退半步,不丟人!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頭狼2233并對頭狼第2233章 退半步,不丟人!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頭狼2233。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腾讯欢乐捕鱼金币回收 辽宁快乐12组选遗 福彩25选5 六肖中特期期准精选蓝月亮 金开元所有棋牌 安徽十一选五历史遗漏 澳洲幸运10玩家群 浙江体彩20选五最新开奖 意甲视频直播 熊猫麻将官方版苹果版 江苏快3和值开奖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还有吗 大连股票配资利息低 企鹅乐园秒速赛车计划 神算子心水高手论坛精选一肖 开元所有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