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6章 家宴

    天冥帝國,第宇宙人族科技陣營麾下的大帝國之一。

    其麾下,無數小國,小國之下,又有無數行政星,可以說,天冥帝國的疆域,簡直無邊無際。

    大帝國的帝君,雖然是外臣,但在整個不朽皇朝之,卻屬于番王一級的存在,地位極其超然。

    即便是軒皇子和帝國不朽軍團星上將那不勒斯的要塞艦隊來臨,雖然天冥帝國的帝君也是需要示好的,但那基本上只屬于表面上的一種姿態,是在臺面上做給皇朝看的。

    但要說天冥帝國的帝君會像天塵國國君一般對軒皇子的星上將那不勒斯阿諛奉誠,那就貽笑大方了,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畢竟是皇朝的大番王之一,無論是地位還是所握的權柄,都絕非一位不朽軍團的星上將,或者一位并無實權的當紅皇子可比。

    倒是皇叔龍天霸那邊,天冥帝君的態度,必定要放的低調一點,畢竟,龍天霸可是當今不朽皇的皇兄呢。

    這里有一點必須說明一下,當今的不朽皇,在一眾兄弟之排名第八,乃是上一屆的八皇子,所以,無論是大皇叔還是二皇叔龍天霸,其實都是不朽皇的皇兄。

    當然了,這里的皇叔,只是相對于軒皇子這一輩而言的,在龍天霸和不朽皇之上,還有一輩太皇叔,他們則是相對于不朽皇那一輩而言的,屬于整個不朽皇族真正的宿老級存在,修為實力也極其恐怖。

    只是一般的情況下,已經很少露面,全都在閉關,心所系,惟參悟大道而已!

    對于要塞艦隊的來臨,天冥帝國的帝君原本是無須露面的,僅只一些帝國皇族和重臣招待便已足夠,但由于皇叔龍天霸也在艦隊之,所以,一向在天冥星都少有露面的天冥帝君,難得地出關,在迎接宴上露了個臉。

    表面上看,天冥帝君乃是一位四旬接近五旬的年強者,國字臉,面相威嚴,但他實際上的歲數顯然遠不止此。

    這一點,也沒人會去過多計較,星空大背景下,便是一般的普通公民壽數都已達近百,修士強者的壽數就更不用多說了,人群隨便揪一位星空強者出來,都是千年老妖,一些修為極其強大的存在,已經有了上萬載的漫長壽數,都屬稀松平常之事。

    天冥帝君雖然露了面,但卻并未陪同太久,約摸只坐了盞茶工夫,便借故離去了。

    只是在離去之前,他卻眸頗帶深意地凝視了趙楓一眼,眸光停留的時間超過秒,這一點極不尋常,讓原本就屬于西貝貨的趙楓心頭突突一陣跳,頗有點心虛之感。

    好在天冥帝君什么都沒說,很快收回了視線,轉身而去。

    此事,趙楓琢磨了一下,覺得應該并無其它問題,或許這位天冥帝君只是對軒皇子最近的如日天略感好奇,所以才多看了兩眼而已。

    并無深意!

    是以,此事很快便被他拋到了腦后。

    宴席是在帝宮的國宴廳舉行的,場面也很隆重,宴席之后,趙楓一行人被安排在了皇宮之外的帝館,這是帝國招待最尊貴客人的行館,趙楓作為皇朝皇子,自然有資格入駐這里了。

    艦隊抵達天冥星的時候,乃是上午,所以適才的那場迎接宴,屬于午宴。

    讓趙楓大感意外的是,他和那不勒斯上將、軒轅紫鶯以及猥瑣蚊屠結束午宴回到帝館后不久,便接到了新的宴帖,居然又有人來請他入宴了。

    宴帖上有著軒轅家族的家族徽標,看到這個徽標,趙楓不由苦笑起來,這場午宴,怕是不去都不行了,再怎么著,總得給軒轅紫鶯一個面子吧。

    軒轅家族之所以這么快就送來了宴帖,此事其實和那不勒斯有關,他那兩名少將級別的心腹參謀并未參加天冥帝國皇宮內的國宴,一到天冥星之后便去了軒轅家族。

    代表軒皇子,送上了一份大禮!

    此前因為軒轅紫鶯的關系,軒轅家族便已經決定全力支持軒皇子了,后來隨著軒皇子的聲望越來越如日天,整個軒轅家族對于當初的決定,更是欣慰不已,而今的軒皇子絕對屬于那種無數家族爭相投誠的香餑餑。

    別說是大帝都級別的家族了,便是在不朽皇朝的皇不朽星,那些猶還未靠向某一位皇子,一直都處于觀望之的皇朝家族,在軒皇子一舉沖上天榜之后,也都覺得已經到了站隊的時候。

    這種情況下,軒皇子將要降臨天冥星,而且軒轅紫鶯還一直都和他在一起,接連兩次進入第一宇宙,不提二人之間的情感,光是這份大功勞,就讓軒轅家族心竊喜不已了。

    原本,軒轅家族還在考慮著此番應該以一種怎樣的姿態去和軒皇子接觸,但隨著兩名不朽軍團少將參謀的攜禮登門拜訪,這個問題瞬間就不再是問題了。

    作為皇朝正當紅的皇子,一到天冥星便立刻差人送來了一份大禮,這分明就是聘禮的節奏嘛!

    隨著這兩位少將參謀的來臨,整個軒轅家族簡直如同過年一般喜慶,族長軒轅奪,也就是軒轅紫鶯的父親,當即便下達了一系列的指令,整個軒轅家族都動了起來,第一時間準備喜宴。

    之所以說是喜宴,是因為整個軒轅家族都張燈結彩,大紅的喜字兒隨處可見,和新人辦喜事幾乎沒什么差別了。

    當然了,軒皇子可是皇朝皇子,別說是辦真正的喜事了,便是定婚這種事情,在皇朝方面沒有代表到場的情況下,軒轅家族是不敢輕易私下給辦了的。

    但婚宴和訂婚宴雖然不能正式辦,在表面的形式上,卻完全可以搞出這么一個排場嘛。

    如此一來,大家心知肚明,雖說正式的喜宴,可這也相當于將軒皇子與軒轅丫頭二人的婚事半公開了。

    這一切安排,連軒轅紫鶯都不知曉,就更不用提趙楓了。

    收到這份宴帖,看到上面軒轅家族的徽標之后,趙楓頓時便無奈地搖頭苦笑了起來:“這才剛吃完一頓,馬上又來了第二頓,而且不去還不行,這事兒鬧的……”

    聞言,鬼頭鬼腦的猥瑣蚊屠立刻就湊了過來,腆著臉笑嬉嬉地說道:“主人,不一樣的,剛才是公宴,現在這一頓可是家宴,都不能少啊!”

    聽到猥瑣蚊屠的話語,一邊的那不勒斯一愣,頃刻驚為天人,這老家伙厲害啊,腫么什么都知道的樣子?

    而趙楓卻是沒去多想,翻了個白眼,直接就無視了,猥瑣蚊屠現在是越來越不對勁了,有時隨口一句話,便能把他氣到牙根都癢癢的。

    趙楓早在心下作了計較,此番回返不朽星,將一切事務都處理妥當,徹底地穩定下來之后,一定得抽出時間,把這老家伙里里外外解剖一番,研究一下問題到底出在哪里才行!

    恰在此時,軒轅紫鶯已被請了過來,聽說是軒轅家的宴帖到來,這丫頭當即就愣了一下,繼而便從趙楓的接過宴帖,掃了一眼之后,臉上的神色不由就更顯古怪了。

    “居然還有軒轅家族的徽標?這也未免太正式了吧?一般來說,印有徽標的帖子,便代表著軒轅家族族長的意愿,我爹這是怎么了?”

    嘀咕了兩句,軒轅紫鶯不知想到了什么,臉蛋突然一紅,將的宴帖往趙楓里一扔,撇嘴便道:“你這不是剛吃過嗎?莫非還能吃的下去?依我看,還是不要去了。”

    “那怎么成啊?”

    趙楓當即便搖起了頭來,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剛不是都說了嗎?印了軒轅家族徽標的帖子,代表的可是你爹的意思,別人倒也罷了,伯父相請,豈有不去的道理?別說剛才也就吃個半飽了,光應酬去了,便是肚皮都撐的快爆了,這頓午宴,也是必須要去的。”

    趙楓之所以如此說,倒不是油嘴滑舌。

    一方面他進入星空大世界的時間雖然也不能算短了,但其實也不長,而且由于經歷特殊的原因,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敵后活動,所以便導致了他在進入星空之后,所結識的朋友很少,基本上只有軒轅紫鶯一個了。

    這種情況下,人家家人盛情相邀,趙楓自然不可能怠慢的。

    另一方面,因為綠蘿的事情,趙楓對軒轅紫鶯始終有著一種歉疚感,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態度放的低一點,也是下意識使然。

    當然了,這其也不排除一點點趙楓對軒轅紫鶯其實也是頗有好感的緣故了,只是這最后一個原因,或許連他自己的感覺都不是特別清晰罷了。

    而趙楓此刻的一番回答,聽在軒轅紫鶯的耳,顯然還是頗為受用的,相較于趙楓對軒轅紫鶯的好感并不是感知特別清晰,軒轅紫鶯這邊對趙楓的好感,可是感知的極為清晰的。

    所以,趙楓的這種態度,看在軒轅紫鶯眼,喜在她的心里。

    只是女兒家嬌羞,臉皮薄,即便高興,也不可能會太過輕易地表露出來,有時反倒還會說些反話。

    就比如現在。

    “算你還有點良心。不過,這可是你自己決定的哦……”

    心下雖然竊喜,但軒轅紫鶯卻反倒翻起了白眼,沖趙楓說道:“到時候把你給撐著了,可別怪我。”

    趙楓自然也看出了這是小女兒家的作態,除了搖頭苦笑,也是無語了。

    由于是私人性質的宴請,所以,這一次去往軒轅家,那不勒斯連護衛親兵都沒帶,一行只有四人:趙楓、軒轅紫鶯、那不勒斯、以及趙楓的私人管家猥瑣蚊屠。

    四人出了帝館之后,徑直就向軒轅家族趕了過去,軒轅紫鶯只是回家而已,輕車熟路。

    趙楓和那不勒斯的表現也很正常,唯有跟在人身后的猥瑣蚊屠,趁著人沒有轉首往后望,那副奴才像不知不覺就消失了,昂首挺胸,晃著八字步,只差里再拿把折扇,好一步搖了。

    十足就是一副我才是大爺的架勢,走在前面的趙楓人,反倒像是淪為了為他開路的小廝和女婢。

    趙楓乃是不朽皇朝皇子,而且聲望如日天,可謂正當紅這一點,便是猥瑣蚊屠都大感意外,此前在魔人星域的黑蚊部主星時,這家伙就曾因為趙楓的圣子身份而故意擺譜,狐假虎威。

    現在到了人族,發現足能讓自己顯擺的資格貌似更大了許多之后,只要趙楓一轉身,他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欠揍德性,立刻就能熟絡無比地轉換出來。

    當然了,這老貨自己也知道,萬一被趙楓轉首看到他現在的這副模樣,那絕對是要當場打屎的節奏,所以,一邊挺著胸膛晃著八字步,猥瑣蚊屠那對角眼,卻始終有一只鎖定在趙楓的背影上。

    一旦發現情況不對,趙楓有轉首望來的趨勢,立刻就含胸彎胸,奴才像眨眼又回來了。

    當然了,鎖定趙楓背影的也只是角眼的一只而已,至于另一只,則是滴溜溜地四處轉著,左右亂瞄,尋找著任何能夠讓他炫耀一下優越感的對象。

    這種本事,估計除了他也是沒誰了!

    很快,軒轅家便到了,隔著很遠,趙楓便看到了軒轅家一片大紅的喜慶場面,頓時就怔往了,轉首掃向身旁的軒轅紫鶯:“你家時……今天有誰成親嗎?”

    “啊?”

    軒轅紫鶯也是一頭霧水,愣了一下,這才不確定地回道:“可能……是我弟弟吧。”

    “那可得準備一份禮物,否則也太失禮了。”

    趙楓尷尬一笑,翻便從體內的不朽界取出了一個空間小盒,取到后開啟一看,十枚嬰兒拳大的九級九彩星核本源靜靜地躺在里面,散發出夢幻一般的神采。

    “這太貴重了!不行……”

    軒轅紫鶯嚇了一大跳,九級九彩的星核本源,一出就是十枚,估計就算是在不朽星都千年難得看到一次,出現在天冥帝都,就更是史上未有了。

    趙楓的大筆,連她都嚇著了。

    “無妨!”

    擺了擺,趙楓直接就將此事定了下來,九級九彩的星核本源確實珍貴,但軒轅紫鶯可比不得別人,再說了,這種資源他原本就有百余枚,后來在黑風號又得到了一個立方,總共過千枚,十枚而已,實在不算什么。

    一行四人很快便到了軒轅家大門外,一位年輕的小伙笑著奔了過來,嘴里喊著姐姐,極為高興。

    身旁的軒轅紫鶯也溺愛地笑了起來,看來十分喜歡他這個弟弟。

    就是他了。

    趙楓等對方走近,便將的空間小盒遞了過去,說了一句恭喜……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狂暴武魂系統2726》,方便以后閱讀狂暴武魂系統第2726章 家宴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狂暴武魂系統2726并對狂暴武魂系統第2726章 家宴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狂暴武魂系統2726。
财富之轮电子游戏
北京单场即时赔率 杜德配资 皇冠投注网即时赔率 股票指数都包括哪些 牛金所配资 陕西快乐10分 优配资 6场半全场 有富策略 浙江快乐彩 多乐彩 鑫配资 辽宁快乐12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即时赔率彩富网 6场半全场